? 【201902】鲁山的陈事旧俗 ag娱乐客户端|官方,ag8879环亚手|优惠,ag视讯官网|官方网站

【201902】鲁山的陈事旧俗

尧神??发布日期:2019-02-01??【关闭窗口】

作者:张全民

鲁山早先的童谣童趣

再早的不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很少有电影及大型戏曲表演,更不用说手机、电脑、电视了,听都没有听说过。从书本外能听到看到的,就是伴随我们成长的有线广播、隔三差五地跨村观赏大队的宣传队,或偶尔跟着大人去听些不太懂的河南坠子。除了这些有局限性的公共娱乐之外,就是先前传下来的适用于不同年龄段的童谣童趣。虽然一部分属于触景生情、临场发挥或信口开河,不但缺少政治意义,而且五花八门的版本或根本不存在记录,但是,父母们却当做摇篮曲、催眠曲,有的甚至用于开发少儿智商,视为对处于成长期的少儿的体能训练。还是这些东西,把左邻右舍的感情维系在一起,和谐相处的氛围直至延续几代人。在今天渐渐被多彩生活所代替的时候,再搜集一部分,带大家找回我们这一代快乐并失去的童年。
一、童谣(儿歌及游戏)
▲日头落,狼下坡,赤肚孩儿,跑不脱。芝麻茬,绊住脚,娘啊娘啊等等我。
▲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牵牲口。一下牵到马家沟,十字路上卧斑鸠。问问斑鸠吃啥饭,大米干饭肉浇头。
▲月奶奶,黄巴巴,爹织布,娘纺花,小孩打穗襥(穗襥:织布的梭子),呼啦啦啦啦啦。
▲月奶奶,黄巴巴,爹织布,娘纺花,买个烧饼哄娃娃;爹一口,娘一口,咬住娃娃的小指头。
▲天没边,地没沿儿,老和尚没有头发辫儿。
▲下大了,麦罢了,谷子秫秫长大了。
▲翻馍批儿,圪料料,我给奶奶逮虼蚤。虼蚤蹦,我也蹦,奶奶说我不中用。
▲小狗娃,跑大路,大路窄,喊大伯,大伯在家织布袋;喊二伯,二伯在家穿花鞋;喊姑姑,姑姑在家打糊涂;喊婶子,婶子在家磨粉子;喊奶奶,奶奶上树扳干柴,老鸹叼住鼻圪呆,滴流滴流下不来。
▲板凳倒,狗娃咬,咬谁哩,马大嫂。篮里哩啥,大红枣。你才不吃哩?没牙咬;圪佬肢夹哩啥,大红袄。你才不穿哩?怕虱咬。叫我逮逮吧,那才好。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喝,下不来。叫小妮儿,逮猫哩,跐溜跑到南场哩,碰见一个卖糖哩。啥糖?切糖,切给一块尝尝。粘住牙,舀口茶。粘住嘴,喝口水。卖糖哩,您走吧,俺娘出来没好话,高底鞋,毛带花,一脚蹬个仰八叉。
▲小白鸡,脸皮薄,杀我不胜杀那鹅;那鹅说:伸伸脖子一尺长,杀我不胜杀那羊;那羊说,四只白蹄往前走,杀我不胜杀那狗;那狗说,看门看得喉咙哑,杀我不胜杀那马;那马说,备上鞍子您就骑,杀我不胜杀那驴;那驴说,拽磨拽的呼噜噜,杀我不胜杀那猪;那猪说,您吃好面我吃糠,唧唧咛咛见阎王。
▲小鸡娃,挠麦糠,一会儿不挠饥哩慌。
▲小白鸡,挠柴火,一天挠那一大垛,跟爹睡,爹掐我,跟娘睡,娘拧我,黑老婆,不拉我,咯嘚咯嘚气死我。
▲叨木鹳儿,转三圈儿,它娘死了它当家儿。
▲小虫儿(麻雀)焦焦,婆家诏诏,做哩啥饭,蒸哩虚糕,见我去了,胎到阁落,小嘴儿能吃您多少。
▲燕鳖蝴,呼噜噜,谁来了,您姑父,赶紧烧水烫屁股。
▲蚅蜘蚅蜘犁地哩,蚂蚁蚂蚁送饭哩,啥饭,豇豆花,绿豆面,不喝不喝喝两碗。
▲蠛(指萤火虫)、蠛到俺家,俺家有个大西瓜,任你吃,任你拿,拿到恁家喂恁大,恁大不吃喂黄狗,黄狗吃吃会看家。
▲落花生,饱嘚嘚,到舅家,住一春。外婆看见可喜欢,妗子看见瞅两眼。妗子妗子你别瞅,豌豆开花俺就走。
▲烟,烟,别烟我,烟北边的老大哥,我烧米汤咱俩喝。(烤火时,呛得睁不开眼,开始发话,东西南北,可以任意说一个方位)
▲幂幂响响,嫁给保长。保长没搁家,气里吱哇哇。吱哇吱哇,吱哇到麦罢。还吱哇,还吱哇,掐您娘哩脚趾甲。(用即将发芽的近10厘米长的柳木细枝,慢慢拧动,抽出内茎,剩下皮筒用嘴吹着发音,在嘴吹的一端需用指甲掐光滑,掐着说着)
▲盘脚盘,上高难。高难高,拿大刀。大刀快,切辣菜。辣菜脓,切棵葱。葱花、芫荽,小脚蜷回;圈栲栳,圈簸箕,圈住小脚你过去。(有动作,适用于较小儿童。二人坐下,伸出小脚,念着并用指头在脚上按顺序指,最后落到哪个脚上,哪个脚缩回)
▲罗罗合合,一斗麦,罗不着。杀小鸡,烙油馍,咯嘚咯嘚卡住一(yo)。(有动作,适用于较小儿童。二人坐地手拉手前后摇晃)
▲公鸡头,母鸡头,不在这留在这留。(猜谜。一个人双手握拳,其中有一个拳内藏有一小物,让对方依次指向左右手,看是否猜的准)
▲辘轳把,绞三绞,开开城门我先跑(有动作。三五个以上的儿童手扯手,弄成个圆圈,中间一个或两个人选一处拉着手的地方用自己的手去摇,松开后再往圈外冲);磕,磕,磕顶针儿,回来给买个花手巾儿(在无法冲出的时候,抬起一条腿的膝盖,把任意牵着的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用拳往下做砸钉状,好像“一言为定”,祈求牵手的二人“网开一面”);钉,钉,钉疙疤,回来给捎个屁圪痂(对于不松手的采取报复)。
▲磕,磕,磕顶针儿,手里拿个花手巾儿。你丢了,我拾了,呵啪儿呵啪儿进城了(多由两个女孩双手相拉,并往一起相碰)。“你卖啥?”“我卖粉。”(合说)“咱俩打个琉璃磙”(说话间,二人拉着手同时转身,背对背)。接着问:“你卖啥?”“我卖胭。”(合说)“咱俩来个侧身翻”(再转回面对面继续从头说)。
▲摇,摇,摇竹竿,谁笑了,捂谁严(这是在捉迷藏当地称“藏老母儿”时,兴的规矩,几个小女孩儿一起拉着手,共同朗诵,谁笑了就有一个人捂住发笑者的眼睛,然后松开,去抓藏着的人);如果没有人发笑,又有新招出现。即“头头儿”张开一只手,让参与者每人放入指缝里一个指头,开始发话:“豇豆、黑豆,咯啪一溜。隔墙撂瓦,一搦一把。小虫儿嬎蛋儿,一搦一半儿”(说话间猛然收指,谁的抽出慢就捂谁的眼睛);翻馍批儿,地出律儿,谁笑了,是蝎虎儿(因发笑被捂眼的人气不过,就发出这样的回应)。然后,“头头儿”坐定,捂住发笑者的眼睛问:“小桃红”,被捂者答:“言指明”,“言哪方”,“言ⅹ方”,“ⅹ方谁”,(说出人名)“ⅹⅹⅹ”。然后松开手,被捂者可去抓任何一个藏着的人,抓到谁,接着捂住眼重来。
▲拍,拍,拍画饼,画饼花,二百八。花书兜里兜的啥?金河蚌,银蛤蟆,老先儿老先儿请跪下(几个小女孩围个圆圈,背对圈儿心,拍手朗诵。诵毕,每人伸出一条腿,一个人的脚放在挨边人的腿窝,一个接一个形成联动的一个整体,一会儿再拍手将其收回)。
▲拍,拍,拍麻秆,你哩不干我哩干(小孩洗澡后,几个人急着穿衣服,就拍着屁股说曲)。
▲“扒,扒,扒灰哩。”“扒灰弄啥哩?”“找刀哩。”“找刀弄啥哩?”“杀您羊羔哩。”“俺羊羔咋您了?”“吃俺一斗秫秫一斗麦。”“过年还您。”“不中!”(一个人后面拉扯好多人,对面一个是要杀羊的人,先说话,领队的再问原因。前面一段话对完,就开始扑向“羊群”,逮住的“羊”就先下场休息。说一次就要想法抓只“羊”,直到剩下一人再从头开始)。
▲“雉鸡翎,拿大刀,您哩人马叫我挑。”“挑谁哩?”“正中腰!”(有两排横队面对面,一队的人说,一队的人问,说的人指住谁,谁就站进另一横队)。
★除以上所说之外,遇到下雨天什么的在无聊的时候,大人们还会出一些简单的谜语,如:高高山上一亩麻,割了一茬又一茬(头发);弟俩一般大儿,隔着毛山不得见面儿(耳朵)之类让猜。
二、童趣(游戏)
A.两人争强
▲磕拐:两个决斗的人,各自在身体前用一只手搬起自己的一只脚,另一只腿在地面蹦跳,离开地面的脚用膝盖和对方互碰、互顶,先松开手、脚先落地或倒下,就是败阵的一方。
▲圪蹬圈儿(或踢方):用粉笔或石灰在两三米长的空地画上七个圈。第一、第二为纵向,三、四两个为横向,紧靠第二个圈顶部。第六、第七个圈与三、四照齐,三四、六七中间为第五个圈。圈儿画成后,先有一人拿个瓦块(称“游儿”)从起步线外往“圈儿一”送,并按一、二为单腿,三、四为双腿,五为单腿,然后又双腿跳到六、七的顺序入圈儿。扭身跳转180°,按相反顺序回到“圈儿一”捡起瓦块跳出。如果没有差错就算过了第一关,继续第二关。第二关把瓦块从起步线外往“圈儿二”送,不论哪一关,瓦块出圈儿或中途脚踩圈线都算违规,交付对手从一开始,下次从失误的关卡继续。其它几关依次类推。如果一直没有失误可以周而复始循环进行。
踢方与跳圈近似,但加大了难度。整体是个大方块,在方块中分出类似圈的位置的七个小块,从一到七排出顺序。全程从瓦块放入“一”开始,全部用一只脚,把瓦块踢一个循环,再从“二”开始,以此类推。整个过程不得压线或出圈儿,在一个圈儿内,踢碰瓦块不能重复两次以上。
▲挑“签”:一个人把捡来的大把冰棒棍儿举起再松手撒落,然后,由另一个人留下一根,去把一根一根压的不规则的“签杆”挑开。先决条件就是,无论挑哪一根,都不能触动其他任何一根。否则,从新开始,彼此调换“角色”。最后,谁得到的“签杆”最多谁就是赢家。
▲打四角:当地称“打面包”。用废旧书纸或报纸斯开,选用两份相同的长方形,然后,每份长方形再分三等份折叠,摆成“十”字,再把四个突出的部分朝同一方向斜折一半,都朝向中心,交叉插入临近斜角的缝隙,压实。一个一个做成后,就可以找对手。一个人先把一个四角投放在地,让另一人去用自己的去砸,靠冲击力把先前的砸翻个,就成了“战利品”;如果没有翻个,就只有让对方反击。
▲穿五窑:在两人中间横向画出双排(每排五个,共十个)方格,每格放进五个小石子,不论谁先开始,任意在自己“门前”某一格抓出五个石子,依次逆时针而转。见一格放一个,到哪个格放完,抓起临近的石子继续转,手中石子发完正好遇到个空格,那么,空格后面方格内的石子归自己所有。如果后面接连出现一格有石子,一个空格跳跃性的态势,都可以化为己有。该收的收完后,让另一人选择“门前”的任意一格石子接着进行。倘若遇到连续两个空格,就视为一无所得,把主动权交出,直到把石子全部“拿下”,按多少定输赢后,再从头开始。
▲撂“窑儿”:拿来积攒下来的柿核,两个人找个两米开外的位置,挖个小窝,一个一个往小窝里扔,扔到窝外就自行停止,让另个人上场。最后谁在窑里存下来的多谁就是赢家。
▲四步丁:横、竖各画四条线,就构成了九个方格。二人各在自己一方的四条线边摆上四个小石子,无论谁进攻只能一次一步,依次交换,不得跳跃,不得斜行。不管竖行、横行,不管动用哪个子,只要自己的两个子和对方一个子在一条线上,就是优势的一方可以拿掉对方的一个子,最后,谁的子先被“吃掉”谁就是输家。五步顶与四步顶类同。
▲尿憋股:画个小方块,方块对角各连一条线,就形成了四个三角形,其中,选定一个三角形为“火”。二人各在自己一方方块的两个角摆放两个石子。规定:有“火”的那个外“边”不准穿越,无论谁先往中间走步,不得第一下把对方堵死。往后就是智力较量,在各自的两个子自由挑选运行中,谁最后被堵死谁就是输家。
▲抓“子儿”:多由女性参与。事先找来如同琉璃蛋儿大小的七个石子,手心朝上抛出,并落在迅速翻转的手背上,在手背再翻到下面时,手心内要迅速接到一个石子。然后,把手中接到的那个石子在往上抛出的一刹那,捡起地面的一个再迅速接回抛出的那一个,并念出“都有一”;把刚在地上抓到的那一个放在闲着的那只手,再把手中接到的那个石子抛出,在地面要抓两个再去接抛出的那一个,并重复“都有一”;这时,把刚从地面抓到的两个石子放进闲着的手中,再次把手中接到的那个石子抛出,这一次要把地上剩余的三个石子全部抓到,再接抛出的那一个,并重复“都有一”。这是第一轮。也可第一把先抓三个,第二把抓两个,第三下抓一个。第二轮到第七轮同第一轮模式,只是念“都有二”到“都有七”。有的人在每一轮说“都有ⅹ”的同时,后面还要加上“配套”的词汇,显得更专业、更艺术。中间哪一关失误,下次从哪一关接上。
第八轮是决定最后成功的时候,像第一轮开始那样,把手心的七个字一齐抛出,迅速翻转手背,这时要从手背往上抛得高一些,在抛出的当儿,再快速伸出手指去抢抓,尽可能多抓到手中几个,抓到手中的就是“战利品”,并念出“都有八,该俺拤。”如果关关顺利,就算过了总的一大关。
▲踢毽:这种游戏简单易行,多由女性完成,一般为两个人。后来有三人或以上参与。现在与以前不同的是毽子做工越来越美、花样不断翻新。
B.多人游戏
▲黄鼠狼拉鸡:男女可以混站排成纵队,从后往前,每个人都用双手拉住前面一个人的上衣,一直到第一个人。第一个人为护队的“大公鸡”,对面有一个人“扮演”黄鼠狼,反复冲向“鸡群”,总想捉到后面的某只“鸡”。“大公鸡”张开双臂护卫着自己的团队,但左躲右闪,总会有被抓到的。凡被抓到的就只好坐在一旁看热闹,直到剩最后的“大公鸡”再从新开始。
▲老鼠拱十八洞:一群人站一横队手牵手,站在最后的一个人带队,从第一个和第二个拉手者的手下拱过去;后边的人过完,再由最后一个从第二和第三个人拉手的地方拱过去,依次穿梭。
▲摸老猴:一般在白天选择在枝杈较密、较粗的柿树完成。用布条蒙上一个人的眼睛,凭意向沿树枝去捉任何一个人。其他人分布在各个角落,可以随时逃避跟踪,逃不掉的就成了下一个“蒙面人”。
▲丢手巾:在鲁山称“丢手绢”。一般选择在晚饭后,有十几人以上围个圆圈坐下,不得左顾右盼。其中有一个人拿个手绢在圈外转,放在谁的身后再转回来就要坐在谁的位置。身后放手绢的人,如果提前感觉是在自己身后,转脸拿起手绢继续转圈,要找一个替代自己的人。倘若身后放手绢没有及时察觉,等丢手绢者到身后将其拉起来的时候,要“加罚”唱首歌或讲故事再接着进行。
▲跳绳:多由小女孩参与。一般由三人合作,在绳子的两头各站一个人,两人均匀用力,中间一人可以在绳子边站好,绳子快转一圈时跳起,使绳子从脚下旋过并循环进行。也有在绳子外看准时间钻进去,并随着绳子摆动做出各种转向动作。在找不到多人的时候,也可自己本人操作,前面、后面都可以起绳,也有的玩出花样,两手相互交叉。到今天,已是老少皆宜,可有多人同跳一根绳,甚至成为一种杂技表演。
C.一人自乐
▲射“子弹”:适应于稍大儿童。找一段食指粗的坚实树枝,截取5cm左右长短,把一头中间劈开1——2cm缝隙,把构蜡籽塞入缝隙,然后拇指与食指用力挤压缝隙处,构蜡籽猛然射出。
▲放箭:适应于稍大儿童。找一根比筷子稍粗、约60cm长的荆条,两头用细绳把荆条拉弯绑紧,就成了一张自制弓;再找来同小拇指粗细的小竹竿,截成5cm长度,把一端削成叉形,就成了箭头;然后,找来高粱秆结穗的一段,去掉穗当做箭柄,带箭头的一端放在弓的上面,另一端在弓绳上,瞄准某一目标,用手拉动弓绳再松开,就可以感受自己的命中率有多高。
▲拉弹弓:找一段食指粗细的“Y”型树枝,截取基本相等的三部分,就成了弹弓叉;找来一块补鞋用的文皮,作为带石子的弹弓包;再找来自行车内胎,割取两根适当长度的“松紧绳”,两头分别系于弹弓叉和弹弓包,然后,弹弓包夹入石子,选准目标,拉开猛然松手,石子自然飞出。
▲推“桶箍”:现代语“滚铁环”。在一段60cm长的8#铁丝一端,窝一个J字型小钩,从钩的3cm左右位置,再次折弯与小钩成90°夹角。在铁丝另一端,插上细木棍儿,既可当做手柄,也可加强铁丝的硬度,一只手推着铁环,铁丝钩控制铁环方向就可以往前滚动。
▲甩“速”:现代语“打皮牛”。用一段长5cm左右,直径3cm左右的硬料木材,在圆柱体的下半部,加工成圆锥体,在圆锥体最尖处砸入钢珠,拿上自制鞭子,找个相对宽敞、平坦的地方,抽打“皮牛”,让其不停地旋转(现在有机造皮牛更上档次)。
▲撵撵转儿:找来少量泥土掺水和匀,做个酒瓶一样大小的模型,顶部扎一尖尖朝上的圪针;劈开高粱秆篾子,两头各粘上琉璃蛋大的泥团,篾子中间放在圪针尖上,确保平衡。然后,用手指慢慢拨动,再加速运行,同样妙趣横生。
▲风葫芦:找一页书纸,裁成正方形,把正方形再折叠两次,成了小正方形。把小正方形顶角剪掉就成了一个孔,在孔的对角用剪刀分成两等份,剪到与孔距二分之一的位置,展开后,几乎成了四等份,再把每一等份依次收起一个角,收起的四个角用一圪针扎在一起,用准备好的高粱秆从纸孔插入,圪针插在高粱秆上,就成了自制的风葫芦,有风时自行转动,无风时,用嘴吹或跑步“借风”迫使旋转。
▲扑拉钻:顺核桃中间垂直开个圆孔并掏空“内脏”(用于插入筷子),再在核桃一侧的中间开出圆孔(用于穿入50cm左右长的丝线),从中间孔进入的丝线先在筷子上固定,然后转动筷子把剩余的丝线缠在核桃内侧的筷子段,并留出线头。一手捏着核桃,一手猛拉线头猛放松,筷子就会在核桃中间反复进行正转、反转。而今,这种娱乐被“悠悠球”所取代。
▲旋转的益母草花:益母草开花时,截取一段,两头都必须有花,掰个圪针插中间,用嘴吹,靠气的推动旋转,看似简单,也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水打磨”:以前,农村大多是土路,夏天多雨,下雨后路上形成较多微小溪流,儿童们找来黄泥放在水流处,在黄泥上做些螺旋小圈或“S”型造型,“造型”中心底部留一小孔,借助水流规律,通过“造型”入口盘旋几圈后,从中心底部的小孔流出。也有的在三、二米的距离处再造“水打磨”,第一个流出的水进入第二个、第三个……
▲打水漂:这是一项十分简单的游戏。拿一个瓦块,来到稍大面积的水域附近,选好斜度,一只手把瓦块平面猛力投向水中,会在水面反复出现径直跳跃的景观。
▲水补挤儿:备一节直径约1.5cm的竹筒,再把一根筷子的一端缠上布条,插入有一小孔的竹筒内,然后,像医生打针一样,吸入水后再推出,能使水柱喷出老远。
▲棉花嗡(谐音eng):一种在鸡粪中生成的昆虫,比大拇指指甲略长。夏初多在鸡窝周围盘旋,当抓到的时候,弄个席子篾,截取适当长宽尺度,插入它的背部,拿着篾子一端,看着它飞,但总是逃不出“手掌”。
▲逮蝉(知了、蚂虮了):夏季,当进入初伏后,天气燥热,正是蚂虮了最活跃的时候,找一根长麻秆,在麻秆的顶端绑上一根长头发,在头发的另一头绾上个比蝉的头部稍大的活结(束chu敌捆儿),然后,到蚂虮了鸣叫的大树下,无声无息地将绑头发的一端向蚂虮了靠近,慢慢把活结套上蚂虮了的头部,当它发现外患逃走时,活结会越来越紧,就成了囊中之物。
▲捉蝈蝈(蚰子):夏秋之季正是它最为活跃的时候。循叫声蹑手蹑脚走近跟前,双手出其不意将其捉拿。放入备好的用高粱秆做成的笼子,笼子内放些南瓜花等,可以天天听它的吟唱。
▲扣小虫儿(麻雀):下雪天,清理一处比筛子稍大的积雪,并撒些小米之类的诱饵。找来筛子放置口朝下;截一段20cm长的小棍,在筛子边找一支点;再找一根一、二十米长的小绳,一段系在小棍下部,一段拉到屋里关上屋门。从门缝观察,当发现有麻雀进入“天网”时,拉动小绳,让筛子全部落地,小虫儿插翅难飞。

鲁山四季农谚

有的农谚是跟着节气和时令走的,在此,我们不妨先学一些小常识。大家知道,纪年除了用阿拉伯数字记录外,还有用天干(甲乙丙丁……十个数)和地支(子丑寅卯……十二个数)的结合而记取。六十年一还原,即,天干的十数和地支的十二数搭配一遍为一个轮回,又要从甲子开始。其实,月、日、时同样是这么组合,且周而复始,甚至古人以正月的前十几天预测当年收成或是否国泰民安。如:甲子丰年丙子旱,戊子蝗虫庚子乱,唯有壬子水淘淘,十日无子有大变。意思是说,从正月初一到初十,看天干甲、丙、戊、庚、壬,哪个能与地支中的“子”相遇,就知道当年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么,几龙治水、几牛耕田又从哪里说起呢?
几龙治水:即,从大年初一往后排,看地支中的“辰”落在前十二天的哪一天即是。例如落在正月初八,就是“八龙治水”。
几牛耕田:同样道理,就是看地支“丑”字落在前十二天的哪一天。
几日得辛:从大年初一往后排,看天干中的“辛”落在前十天的哪一天即是。例如落在正月初二,就是“二日得辛”。按老农的说法,越是得辛早,庄稼会收成越好。
几人分丙(饼):是看天干中的“丙”落在前十天的哪一天。
入伏:二十四节气中,夏至后,从第三个庚日算起是初伏第一天,第四个庚日是二伏第一天,三伏第一天排在第五或第六个庚日。
入梅:二十四节气中,芒种后第一个丙日算起,此时湿潮天气开始增多,是一些家具最容易发霉的季节。
出梅:小暑后第一个地支中的未日。
九九:自冬至之日算起,共八十一天。
土旺: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交接前的十八天。
一、节令与农事
△正月茵陈二月蒿,三月只能当柴烧
△二十五六月黑头,月亮出来正使牛
△春前三场雨,秋后不缺米
△春得一犁墒,秋收万担粮
△春雨贵似油,雨多农民愁
△春雨满地流,收麦累死牛
△春雨慢了垄,麦子豌豆丢了种
△春雨麦病,夏雨稻“殃”
△雨洒清明节,麦子豌豆满地结
△清明前后一场雨,豌豆麦子中了举
△清明热的早,早稻一定好
△一阵太阳一阵雨,栽下黄秧吃白米
△三月蒜,泥里串
△黑夜下雨白天晴,打的粮食无处盛
△谷雨前后槐花白,花生种子土里埋
△枣芽发,种棉花
△四月边,鲜黄瓜
△小满出蒜
△蛤蟆打哇哇,四十五天吃疙瘩(收麦)
△掏钱难买五月旱,六月连阴吃饱饭
△掏钱难买五月冷,一棵绿豆打一捧
△收谷不收谷,就看五月二十六(下雨了,可能谷物丰收)
△芒种播芝麻,夏至种黄豆
△芒种一半茬
△下大了,麦罢了,谷子秫秫长大了
△夏至五月头,不种芝麻吃香油,夏至五月中,十个油坊九个空
△夏至秧,大把夯(夏至后种水稻,分蘖率低,应栽稠些)
△六(lu)月六(lu),红薯鸡蛋粗
△头伏萝卜二伏芥,三伏里头种白菜
△一伏三场雨,薄地好收成
△该热不热,五谷不结;该冷不冷,五谷不等
△植葫芦晚瓜,一卜荮俩仨
△七月边儿,枣红圈
△七月枣,八月梨,九月柿子红了皮
△七月立秋,植晚都收(植:早。即种得早、种得晚都会有好收成)
△立秋前后,燕爪绿豆(绿豆棵长不高,且结豆角不多)
△立罢秋,寸草结籽
△立秋下雨万物收,处暑下雨万物丢
△处暑里的雨,谷仓里的米
△谷子上囤,核桃挨棍
△八月半,种早蒜
△秋分早,霜降迟,寒露种麦正当时
△寒露到霜降种,麦不慌张
△霜降到立冬,种麦不放松
△小雪不发股(不分蘖),大雪不出土
△麦收八、十、三场雨
△麦盖三场被,头枕蒸馍睡
△麦无二旺(年内要控制麦苗旺长,否则,年后分蘖少,产量低)
△麦子加生割,玉米、秫秫(高粱)要熟过
△小雪出萝卜,大雪出白菜
△有钱买种,没钱买苗
△种地不上粪,等于瞎胡混
△七十二行农为首,百亩良田粪当先
△扫帚一响,粪堆就长
△人捣地皮,地捣肚皮
二、气象与“风情”
△日头倒潇晒,得小孩尿泡
△早烧不出门,晚烧晒死人:早上东方有火烧云,注定有雨
△瓦碴云,晒死人
△云里日头晒死人
△初一初二不得见,初三初四一溜线(月亮)
△十四、十五,月亮粘土
△十五六,两头露
△十七、十八,人静月发
△二十八九,月亮出来扭一扭
△开门风、关门住(停风),关门不住刮倒树
△雷声大,雨点小,干打呼雷下不了
△正月打雷坟古堆,二月打雷粪古堆,三月打雷麦古堆
△九月雷声发,大旱一百八(180天)
△热生风,冷生雨
△房内添湿潮,未雨先绸缪
△娘娘山戴帽,长工睡觉
△水缸出汗山戴帽,长虫过路蛤蟆叫,必是大雨到
△天黄有雨,人黄有病
△阴来阴去下大雨,病来病去病倒人
△朝看东南黑,势急午前雨;暮看西北黑,半夜有风雨
△大尽看初一,小尽看初二
△月月不要初四雨(下雨容易连阴)
△七阴八下九不晴
△五月十三,关公磨刀杀红砖(这天常有雨)
△淋伏头,晒伏尾(初伏下雨,往往到末伏缺雨)
△绊倒汉子晒干院子,绊倒妮子淹死鸡子
△数一伏,短一锄(一天少锄一下地)
△白天立了秋,寒黑儿冷嗖嗖
△立了秋,一天长一钩(一天多锄一锄地)
△八月十五下大雨,正月十六雪打灯
△九月九不下等十三,十三不下一冬干
△东虹呼雷西虹雨,南虹出来发大水,北虹出来卖儿女
△云彩正东下满坑,云彩正北干砚墨(墨:当地读mei)
△干冬湿年下(入冬一直无雨,到过年的时候非下不可)
△春打六九头
△一年打俩春,黄牛贵似金
△三月三,老驴老马都掲鞍
△要得暖椿,头(芽)大似碗
△麦黄,虼蚤螂
△天河南北,小孩不跟娘睡(一年中天气最热的时候)
△三伏里头夹一秋
△吃了冬至饭,一天多做一根线
△冬至十天阳历年
△九月九,长虫蛤蟆都封口(蛰伏)
△十月一儿,棉得得儿(穿棉衣)
△绵霜毒日头
△霜打高岗不打平地
△头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冷在三九,热在二伏
△晚晴十八天
△老天爷不论理,出着日头会下雨
△搁住十天旱,搁不住十天涝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鲁山一带流行的歇后语

B.
△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扳住屁股亲亲嘴——不知香和臭
△棒槌拉二弦——粗而糙
△鼻孔塞套子——狗屁不通
△鼻子流嘴里——自己吃自己的
△鞭杆上顶个牛笼嘴——光棍身子眼子头
△不服驯的叫驴——能踢能咬
△脖子挂喷壶——充(冲)蛋
C.
△唱戏哩拿个神仙刷儿——不像凡人
△吃了灯草——说话轻巧
△重(chong)身婆娘拿尺子——凉哇哇(量娃娃)哩
△重身婆娘拍肚子——特好(胎好)
△床底下放风筝——起不来
△从小唱老旦——没有活色影儿
△从小卖给张罗里——背一辈子圈
△粗布裤子配西服——土洋结合
D.
△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大路上的螃蟹——横行霸道
△大年初一逮兔子——有它没它都要过年
△叨木鹳(啄木鸟)死到六月天——就剩两片子嘴了
△刀切豆腐——两面光
△吊死鬼卖骚——死不要脸
E.
△二呼腾下米——啥(筛shà)也不啥(筛)
F.
△法院里的贪官——说理不走理
△反贴门神——不对脸
△纺花车搬到正当院——亮你小妮儿的本事哩
△放屁过罗——有些细赅(隔)
G.
△隔墙撂瓦碴——砸住谁该谁背
△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高速路上的收费站——生财有道
△高音喇叭掉井里——哇哇啦啦下去了
△公公背媳妇——出力不落好
△狗撵老鼠——多管闲事
△狗皮袜子——没反正(关系亲密,吃喝穿戴不分彼此)
△狗咬出恭人——不使人敬
△刮大风喃炒面——咋张开嘴了
△闺女穿她娘哩鞋——钱(前)窄
H.
△河南到山西——两省
△画匠不给神磕头——把着底哩
△黄连水润歌喉——苦中作乐
△黄连素掺蜂蜜——苦中有甜
△黄鼠狼勃老鼠——一辈儿不胜一辈儿
△黄鼠狼给鸡拜年——来者不善
△火燎眉毛——且顾眼下
J.
△鸡蛋碰石头——不堪一击
△鸡子鸭子都死了——就剩讹(鹅)了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姜子牙观天象——老谋深算
△井里蛤蟆酱里蛆——没见过大天大地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K.
△磕一(个)头放俩屁——行善没有作恶多
△裤裆里倒糨子——糊涂蛋
△裤裆里放屁——弄两岔了
L.
△腊月萝卜——枉操心
△癞蛤蟆趴到脚面上——不咬人,硬隔应人
△老鳖的房子——原物(鼋屋)
△老鳖的屁股——规定(龟腚)
△老和尚戴个道士帽——假装迷瞪僧
△老和尚帽子——平铺沓(工作没有起色)
△老和尚娶袖子(媳妇)——说说算一遍
△老虎屁股——摸不得
△老母猪吃秫秫——顺杆子遛
△老鼠拱到风箱里——两头受气
△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头哩
△老鼠枕着猫腿睡——活的不耐烦了
△俩哑巴亲嘴——好的没啥说
△露地白菜——不在畦
△露地烤火——一面热
△遛红薯遛出个桐树根——没上篮里拾
△路上拾个料布袋——驴哩福
△驴屎蛋儿——外面光
M.
△蚂蚱拴到鳖腿上——飞不动、蹦不掉
△蚂蚁撼大树——不自量力
△买个蒸馍揣怀里——自己捣自己
△卖个孩子买盒笼——不蒸馒头争(蒸)口气
△牤牛下奶——蛋浆
△猫咬尿脬——瞎喜欢
△茅厕石头——又臭又硬
△木匠斧子——一面砍
△木实疙瘩钻俩眼——木气(器)透了(木气:属方言。指木讷寡言的人)
N.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脓红薯擦屁股——自豪(滓壕)
O.
△牛粪上插鲜花——面上好看根下脏
△牛尾巴上绑缰绳——道歉(倒牵)
P.
△胖婆娘骑瘦驴——肥瘦相折
Q.
△骑驴看书本——走着瞧
△墙上泥皮——掉了旧的换新的
△墙头草——顺风倒
△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R.
△日落西山——气息奄奄
S.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扫帚顶门——杈多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神垕的夜壶——好嘴(以便器比嘴,骂人话)
△深更半夜拜日头——异想天开
△石磙上放灯笼——照常(场)
△屎壳郎搬家——滚蛋
△十八路诸侯伐董卓——各怀鬼胎
△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十字路上板一跌——八下扑
△说书先儿掉泪——替苦人担忧
△水牛掉井里——有力用不上
△宋世杰告状——走着说着
△孙悟空的跟头——十万八千里
T.
△剃头扁担——不长
△铁丝串豆腐——没法提
△唾沫吐到沙滩里——舔不回来(说过的话,别想反悔)
△土地爷过河——一堆泥
△兔子不喝咸面片——胡摇言(要盐)
△兔子尾巴——长不了
W.
△外甥打灯笼——照旧(舅)
△网包抬猪娃——蹄爪都露出来了
△王八卖笊篱——鳖编哩
△王瘸子腿——就筋了
△五百钱搭到肩膀上——前后二百五
X.
△洗脸盆里扎猛子——不知道深浅
△席上掉地下——强一篾
△瞎子点灯——白费油
△瞎子伸指头——指哪儿哩
△下巴颏靠梯子——上脸
△下大雪穿裙子——美丽动(冻)人
△夏鸡不打老鸹——一路货色
△咸菜水腌萝卜——有言(盐)在先
△小虫(麻雀)骨头——没有多大榫:比喻底子不是很厚
△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小两口披蓑衣——越呼啦(雨声)越紧
△小秃跟着月亮走——谁也不沾谁的光
△小秃碰车角——头名状元(头明撞圆)
△小秃头上的虱(shai)——明摆着
△小秃枕着门槛睡——名头朝外
△蝎子屎——独份儿(毒粪)
Y.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阎王爷的告示——一张纸
△眼眨毛上长虮子——有眼色(虱shai)
△仰摆角尿尿——流哪是哪
△洋鬼子看戏——傻眼了
△羊群里的兔子——就它小,就它能
△一掰二十个灰紫(李子)——十份
△一个萝卜两头切——两头不得一头
△一脚跳到榄地里——横竖都是趟儿
△一头撞到南墙上——死不拐弯
△一嘴吃个软枣——小事(柿)
△一嘴吃块煤渣——只知道脆,也不感觉碜不碜(对说大话的人的鄙视)
Z.
△站房顶放风筝——出手就不低
△枣核解板——没几句(锯)
△正月十五贴门神——晚半月了
△芝麻地里套五谷——杂种
△芝麻秆喂驴——吃不吃让到(稻)
△州里官司不打——现(县)里
△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走路踢石头——闲捎带
△做梦娶媳妇——光想好事

鲁山人的宜忌

在鲁山,沿袭下来的旧规矩很多,近年来搜集整理的人也很多,特别民风民俗、婚丧嫁娶,记述的很全面、很细致。我踏入社会的几十年都是在异地度过的,自愧对老家的风土人情了解不够,因此,在这方面我只能肤浅地列一些条目。
一、盖房及乔迁
☆一家人在盖房之前要请个阴阳先生定方位,指明灶火、大门的位置,并选定挖地基、下根脚(基石)、上梁(以前很少有平房及楼房)、挑脊等黄道吉日。确定后,在兴建过程中,往往在重要环节还要燃放鞭炮。无论基石或是墙壁,层数都必须是单数。当四周墙壁将要完工且准备上梁的时候,为图个吉利,要在正堂贴上“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的牌位。就是说,各路神仙都是由姜子牙所封,有姜太公在,其它都不可到此“搬弄是非”。梁上要贴上如“青龙扶玉柱、白虎架金梁”之类的对联。
☆房屋建成后搬家时,同样少不了选个黄道吉日。在搬家之前,先燃放鞭炮,要带些麦子、豆子、玉米等五谷杂粮从梁的上方撒过来撒过去,预示住进新居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然后,让凳子、桌子等四条腿的家具先搬进屋,是四平八稳的象征。
☆做家具。以前,很多家具都是自己请来木工定制的地道货。但对尺寸是有讲究的。有凳不离三、门不离五、床不离七、桌不离九的说法,即,每件家具的尺寸,几尺几寸哪怕几分的尾数,只要应对相关数字均可。应该说,它们各有寓意。凳不离三:即,很多事,都与“三”巧合,特别“三、六、九日,朝王登殿”,说明“三”是个很吉祥的数字,所以,后来有“三、六、九,不问就走(外出办事)”之说。另外,能坐在一起的往往是自家人,“三”还迎合了“三阳开泰”“三人一条心,黄土变成金”的成语及俗语等;门不离五:“五福临门”就更不难理解了;床不离七:“七”与“妻”“栖”都是谐音,谁都想找到人生的另一半,且同床偕老;桌不离九:“九”又与“酒”谐音,餐桌上有酒无疑也是一种满足,同时,也与“久”同音,“日久天长”无不隐藏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二、节日旧俗
☆农历大年初一,一家的主人早早起床,喻为一家人抢福。洗完脸开始燃放鞭炮,接着是在灶君爷(称一家之主)神像前烧香,并祈祷:“二十三日去,初一五更回”。祈求接回来的灶君在新的一年继续保佑老幼平安、六畜兴旺、五谷丰登。此外,站到一个登高望远的地方环顾四周,哪个方向的天空最亮,就意味着那个方位这一年一定会有好收成。
初一早饭,有的家庭会在饺子里包些硬币,谁啃到了就是谁的福气多多(到了科学发展的年代,迷信不可取:硬币不卫生;吃到嘴里容易吞到肚里或把牙硌坏,不安全)。中午以吃蒸馍和“揽锅菜”为主。
初一忌吃烤馍干,意思是怕烧坏来年农作物根部。另有“大年初一烧花柴,越烧越发财”之说。一般从初一到初五家中劳力不下地干活,新年的前几天忌讳污言秽语。
☆初二中午吃蒸米,从这天开始走亲戚。“先看岳父再看舅,姑父、姨夫排在后”,每到一处,给亲朋好友家的儿女发压岁钱。
☆初三,门神生日,中午吃面条。
☆正月初五早上“送穷灰”。把从初一到初四几天没有清扫的垃圾打扫干净,倒在十字路口,口中还要念叨:“穷灰走,富灰来,不出一年大发财”,在返回的时候还要捎些路边土,把“富灰”带回家。初五,也称“破五”,这一天不能动剪子。
☆正月初十,石头生日。饹油馍为石头庆生。
☆正月十四晚上,品味由芝麻、花生米、黄豆等配料合制而成,近似“油茶”的茶面糊涂。
☆正月十五元宵节。吃汤圆,看秧歌、观花灯,晚上放“烟花”
☆正月十六,专门游玩,称“游禄”(意谓”有禄”)。这天,也吃饺子。“正月十六吃顿扁(扁食),又不呼歇又不喘”。还要为家禽、家畜“改善生活”。“打一千,骂一万,正月十六吃顿饭”。晚上要把家中面缸粮囤盖子掀开,点亮灯光,祈求各路神仙帮忙“添仓儿”。
☆二月二龙抬头。从当天开始,各家各户陆续上坟祭祖,特别有新媳妇的家庭,要带上新媳妇给列祖列宗焚纸上供。言曰:“新媳妇上坟,骡马成群”;如果当年有闰月,还要在原坟上添土。其次,还有炸苞米花习俗。就是说,蛰伏的毒虫开始苏醒,炸苞米花就是炸蝎子(蝎子尾部)等。
☆五月初五端午节,纪念屈原的日子。早上到河边取尚没有被日光照射的水洗脸,并吃粽子和煮熟的鸡蛋、大蒜,门头上要插艾棵。这天早上在太阳出来之前,采回的竹叶、柳叶等枝梢及某些草药成为治病的单方。
☆八月十五中秋节,“天逢十五月儿圆,人到佳节倍思亲”。是家家团圆吃月饼的日子;也有拜月亮的习俗,但是“女不祭灶,男不愿月”也为善男信女们设了“禁区”。
☆十月初一往后的几天,是一年中第二个祭祖日。与二月二不同的是,上坟的人都把时间安排在下午。
☆腊月初八是“腊八节”。各家的早饭锅里放些米、豆、果、蔬等之类的食物,成为混在一起的“八宝饭”,往后每天早饭要掺入一点,直到年二十三。这天,出嫁的姑娘不能在娘家吃饭,有“吃了娘家米,一辈子还不起”的迷信说法。
☆冬至吃冬疙瘩。多数家庭割肉包饺子,防止耳朵“冻掉”。
☆年二十三,送灶君爷上天“汇报工作”。“二十三儿,炕锅边儿”。炕“火烧”当干粮,并逮个红公鸡当灶君爷的上天马。在烧香焚纸中祈祷:“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同时,有的家庭还买来灶糖,让灶君爷吃了粘嘴,免得说得多了说错了话。
☆接着整理房舍、备年货。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割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买鸡鱼、二十八贴花花、二十九去灌酒、年三十包扁食。
☆年三十,包扁食。主要尝尝饺子馅的味道。包饺子时,要把两个角拉长并粘在一起,称作“元宝”,再配些面条下锅,喻为“金丝串元宝,越过越热闹”。也为新的一年收获金银财宝开好局,埋下伏笔。
三、结婚前后
结婚是人生四大幸事之一,到了儿女谈婚论嫁的年龄,父母亲常托人说媒。亲戚成就后,找算命先生选定黄道吉日。因为,各地的风俗有所不同,所以,这里简单举一些例子。
☆送好儿。临近嫁娶之日,男方送红布,并了解彼此风俗习惯,该买的要马上补齐,统一口径,避免漏洞百出。
☆迎亲前的一个晚上,男方找来有名望的人选,到女方家商定来往路线,什么方式,有谁为主送客,还有没有其它要求。然后返回,根据女方送客辈份、人数,安排桌次和陪客。
☆礼尚往来:娶亲的头天晚上,男方家要包好红包(封子),以备发给抬嫁妆上车的男男女女。女方娘家带多少压箱钱,男方家不能低于这个数。并备齐葱、莲菜、白菜、粉条、八角、金针等之类的“四干四湿”;一块“连刀”礼肉,两团“扎头”(经过发过酵的)面,四包“米什果子”及路途用的香烟、鞭炮。四包“米什果子”和一团面扎头,在返回时还要各返回一半,预示两家亲戚彼此日子甜美、事业发达。娶亲的“队伍”要设为单人数,带新娘返回时,正好成双数。女方家要安排送客3至7人,一般为2或3辈人,小辈的带钥匙并由男方发给可观的“封子”。新媳妇到家要有童男童女搀扶,并给搀扶者和端洗脸水的、梳头的人发“封子”。午餐时,主送客要给端盘子的发“封子”。
☆新婚的床上要铺麦秸、豆秆、柏枝等,名曰“铺麦秸生乖乖、铺豆秆添状元、铺柏枝引(生)小妮儿”。新媳妇到洞房前,席是背面朝上,新娘到家新郎才把席翻成正面朝上,并问新娘:“翻过来没有?”答:“翻过来了!”意思是已经翻身,开始交好运。
☆闹洞房:新媳妇娶到家的前三天,可以不论辈分“玩新媳妇儿”,“头三天没大小”。有的叫嫂子之类的开始“发难”,“教”新郎新娘说曲儿:“男:新灯新蜡台,女:新床新铺盖,男:昨天我想你,女:想我我就来”;还有的看热闹的设下场景,当院放一板凳,让新媳妇抱个枕头,问:“骑哩啥?”新媳妇:“枣红马。”“抱哩啥?”“大娃娃。”“谁接你了?”“孩儿他大。”像这样的一招一式能持续到半夜。如果新娘爱面子不开口,往下“难度”会更大,甚至有受捆绑、挨“针扎”之苦。也有的年轻人在新娘新郎入睡后躲到墙根旁“听房”。
☆瞧客:新媳妇出嫁第二天,娘家要派舅舅或叔叔去看望,男方家也要准备酒席。
☆经过几天的张罗,大“势”已定,第三天,男方家可抽出时间慰劳左邻右舍,召集家中吃喜面条。
☆第四天新媳妇回门。有新郎和新郎的要好(歪脖客)护送。也称岳父岳母“请”女婿。有的也可以放在婚后头一年正月初二,也算新女婿拜见岳父岳母,并坐上一生中最为荣耀的贵宾位。有的嫂子“耍刁”,在包饺子的时候,馅中会放些稻草、辣椒等,试探妹夫和“歪脖客”的智商。知情的把饺子用筷子夹开即可,不知情的吃到嘴里后就会觉得羞愧难当。
☆出嫁的闺女回门后,要在娘家住七天,回婆家后要住八天(有住七还八,两头都发;也有“住九还十三,骡马成群槽上拴”的说法)。在娘家的几天,要为丈夫、公婆、弟、妹做“扎根鞋”。在婚后第一次回婆家,要带上这些能代表自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决心的“礼品”。
☆正月十六,女儿出嫁的第一个年头,娘家组织婶子、嫂子等,备些“礼品”要为女儿家“添仓儿”,预祝财源广进,仓库丰盈。六月初六“送扇儿”,娘家人买来扇子和礼物看望闺女。寓意“送生”“送甥儿”,旨在早得贵子。
☆往后的日子可自由安排。六月初六,有侄子接姑姑回娘家的习俗,是娘家娘想念女儿的表现。“六月六(lu),叫姑姑,姑姑不回来,奶奶坐家哭。
☆如果当年有闰月,出嫁的姑娘要为父母做新鞋,预示增寿。
四、生儿育女
“三里不同俗,十里改规矩”。鲁山新媳妇从妊娠到分娩也是有禁忌的,况且三里五村就有自己的讲究,在此也列举一、二。
☆孕妇不能吃兔肉,以免胎儿成为唇腭裂。常食用鸡蛋茶、面疙瘩放黑糖,有利身体恢复。生儿女后第十二天,贺喜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欢聚一堂,即“待米面客”。满月要回娘家住几天,否则,外孙肯生小病。
☆关系更为亲近的,在婴幼儿每周岁还要买些东西庆贺一番。有的儿子过于宠爱,小时候剃头还要在脑后留下一缕头发,称“鳖尾巴”,旨在能够健康成长。
☆幼儿长到二、三岁要种“花儿”(牛痘疫苗);小儿患麻疹(出糠虫)的时候会相互传染,需要静养并与其他隔离;等高烧过后,像痱子一样的斑点渐渐收敛,还要“还盘”,斑点完全消失才可以外出,稍有疏忽可能成为“麻子”。
☆.儿童上学一般选定在七岁,迎合“七伶俐,八模糊,九岁上学老师打屁股”。
五、丧葬办理
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鲁山丧葬,同样讲究向口、山脉、依水法,座山、应山、龙虎砂。
☆家中亡人,要立即从里屋转到正堂,一来便于亲朋好友瞻仰遗容,二来便于事后把阴晦扫地出门。然后安排人员找来“阴阳先儿”选墓址、定葬期。找来亲信,设灵堂、通知亡者的直系亲属(奔丧),并告诉他们×ד老了”或说“走了”“不在了”(不能直接说“死”)。
☆选购丧葬用品:棺材称“木头”,一般长度为八尺,之所以这样,都知道“七尺男儿”的俗称,人的身高在七尺左右,八尺棺木中放些陪葬品,基本能合理利用,同时,也是应了“棺不离八”的老传统,再就是“八”与“发”谐音,指望子孙后代财源广进。
然后,根据家庭条件选购棺木厚薄尺寸。按木材厚薄尺寸可分“一、二、三”、“二、三、四”、“三、四、五”、“四、五、六”。即底部板子厚度为一市寸,两帮为二市寸,顶盖为三市寸,以此类推;在为亡者选购寿衣(送老衣)时,还要有黄褥白被,曰“铺金盖银”。穿孝衣也有讲究,孝子、孝媳、孝女(包括义子),都为重孝,几乎把全身裹起来,其它人一根白布条即可。第四代为黄孝、第五代为蓝孝。
☆孝子不能随意往别人家走动;在出殡之前,必须有家人守灵。钉棺前,由长子转过脸,用手摸出放在棺材内的小钱。出殡时,长子顶脑盆、次子打幡,其它女的拿哀杖、男的拿祭品等,雇人有拿“食品罐”的,有撒“路钱”的。下葬时,长媳把大蒸馍分作五份,分别放于墓坑四个角和中心。每放一处,要抓一些泥土放入包蒸馍的孝布,最后带回家。
☆封完墓如果下雨,就是好兆头:“要得富,雨淋墓”,“要得砰,雨淋坑”。第二天圆坟添土后,孝子、孝媳腰里的“麻批儿”要连在一起,绕坟墓一圈连接。如果二老尚存一个,每6天到坟上烧纸一次,叫“撇七”,30天就是“五七”祭日。如果二老都不在了,逢七天“一七”“二七”不打折扣,正常算天数。三年内家内又有亡人的,要“丘”在地表,三年后方可入土。
☆祭奠:亡者“五七”(30或35天)是个隆重祭日,亲朋好友都会到场。买纸扎大多是闺女的事,不管几七遇到和农历日期的“七”“八”巧合,媳妇、女儿还要备些五颜六色的小旗,“亡灵”在阴曹地府“挨打”时,有个藏身的地方。此外,还有“百日”“一周年”“二周年”“三周年”,都是祭奠之日。相对而言百日和二周年宾朋会来的少些,本家族子女还是必须到场的。另外到百日这天,孙子辈就可以不用戴孝了,有“爷奶孝,百天撂”之说。

【作者简介】
张全民,1961年1月生于河南省鲁山县张店乡白庄村温庄。1984年从部队退伍后,走进平顶山煤业集团大庄矿,并在宣教科、通风队等部门工作。2016年办理退休手续,并重返故乡。

ag娱乐客户端|官方版权与免责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单位:鲁山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鲁山县文化中心四楼县文联 电话:0375-5096600 管理平台入口

【201902】鲁山的陈事旧俗

2019-02-01??尧神

作者:张全民

鲁山早先的童谣童趣

再早的不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很少有电影及大型戏曲表演,更不用说手机、电脑、电视了,听都没有听说过。从书本外能听到看到的,就是伴随我们成长的有线广播、隔三差五地跨村观赏大队的宣传队,或偶尔跟着大人去听些不太懂的河南坠子。除了这些有局限性的公共娱乐之外,就是先前传下来的适用于不同年龄段的童谣童趣。虽然一部分属于触景生情、临场发挥或信口开河,不但缺少政治意义,而且五花八门的版本或根本不存在记录,但是,父母们却当做摇篮曲、催眠曲,有的甚至用于开发少儿智商,视为对处于成长期的少儿的体能训练。还是这些东西,把左邻右舍的感情维系在一起,和谐相处的氛围直至延续几代人。在今天渐渐被多彩生活所代替的时候,再搜集一部分,带大家找回我们这一代快乐并失去的童年。
一、童谣(儿歌及游戏)
▲日头落,狼下坡,赤肚孩儿,跑不脱。芝麻茬,绊住脚,娘啊娘啊等等我。
▲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牵牲口。一下牵到马家沟,十字路上卧斑鸠。问问斑鸠吃啥饭,大米干饭肉浇头。
▲月奶奶,黄巴巴,爹织布,娘纺花,小孩打穗襥(穗襥:织布的梭子),呼啦啦啦啦啦。
▲月奶奶,黄巴巴,爹织布,娘纺花,买个烧饼哄娃娃;爹一口,娘一口,咬住娃娃的小指头。
▲天没边,地没沿儿,老和尚没有头发辫儿。
▲下大了,麦罢了,谷子秫秫长大了。
▲翻馍批儿,圪料料,我给奶奶逮虼蚤。虼蚤蹦,我也蹦,奶奶说我不中用。
▲小狗娃,跑大路,大路窄,喊大伯,大伯在家织布袋;喊二伯,二伯在家穿花鞋;喊姑姑,姑姑在家打糊涂;喊婶子,婶子在家磨粉子;喊奶奶,奶奶上树扳干柴,老鸹叼住鼻圪呆,滴流滴流下不来。
▲板凳倒,狗娃咬,咬谁哩,马大嫂。篮里哩啥,大红枣。你才不吃哩?没牙咬;圪佬肢夹哩啥,大红袄。你才不穿哩?怕虱咬。叫我逮逮吧,那才好。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喝,下不来。叫小妮儿,逮猫哩,跐溜跑到南场哩,碰见一个卖糖哩。啥糖?切糖,切给一块尝尝。粘住牙,舀口茶。粘住嘴,喝口水。卖糖哩,您走吧,俺娘出来没好话,高底鞋,毛带花,一脚蹬个仰八叉。
▲小白鸡,脸皮薄,杀我不胜杀那鹅;那鹅说:伸伸脖子一尺长,杀我不胜杀那羊;那羊说,四只白蹄往前走,杀我不胜杀那狗;那狗说,看门看得喉咙哑,杀我不胜杀那马;那马说,备上鞍子您就骑,杀我不胜杀那驴;那驴说,拽磨拽的呼噜噜,杀我不胜杀那猪;那猪说,您吃好面我吃糠,唧唧咛咛见阎王。
▲小鸡娃,挠麦糠,一会儿不挠饥哩慌。
▲小白鸡,挠柴火,一天挠那一大垛,跟爹睡,爹掐我,跟娘睡,娘拧我,黑老婆,不拉我,咯嘚咯嘚气死我。
▲叨木鹳儿,转三圈儿,它娘死了它当家儿。
▲小虫儿(麻雀)焦焦,婆家诏诏,做哩啥饭,蒸哩虚糕,见我去了,胎到阁落,小嘴儿能吃您多少。
▲燕鳖蝴,呼噜噜,谁来了,您姑父,赶紧烧水烫屁股。
▲蚅蜘蚅蜘犁地哩,蚂蚁蚂蚁送饭哩,啥饭,豇豆花,绿豆面,不喝不喝喝两碗。
▲蠛(指萤火虫)、蠛到俺家,俺家有个大西瓜,任你吃,任你拿,拿到恁家喂恁大,恁大不吃喂黄狗,黄狗吃吃会看家。
▲落花生,饱嘚嘚,到舅家,住一春。外婆看见可喜欢,妗子看见瞅两眼。妗子妗子你别瞅,豌豆开花俺就走。
▲烟,烟,别烟我,烟北边的老大哥,我烧米汤咱俩喝。(烤火时,呛得睁不开眼,开始发话,东西南北,可以任意说一个方位)
▲幂幂响响,嫁给保长。保长没搁家,气里吱哇哇。吱哇吱哇,吱哇到麦罢。还吱哇,还吱哇,掐您娘哩脚趾甲。(用即将发芽的近10厘米长的柳木细枝,慢慢拧动,抽出内茎,剩下皮筒用嘴吹着发音,在嘴吹的一端需用指甲掐光滑,掐着说着)
▲盘脚盘,上高难。高难高,拿大刀。大刀快,切辣菜。辣菜脓,切棵葱。葱花、芫荽,小脚蜷回;圈栲栳,圈簸箕,圈住小脚你过去。(有动作,适用于较小儿童。二人坐下,伸出小脚,念着并用指头在脚上按顺序指,最后落到哪个脚上,哪个脚缩回)
▲罗罗合合,一斗麦,罗不着。杀小鸡,烙油馍,咯嘚咯嘚卡住一(yo)。(有动作,适用于较小儿童。二人坐地手拉手前后摇晃)
▲公鸡头,母鸡头,不在这留在这留。(猜谜。一个人双手握拳,其中有一个拳内藏有一小物,让对方依次指向左右手,看是否猜的准)
▲辘轳把,绞三绞,开开城门我先跑(有动作。三五个以上的儿童手扯手,弄成个圆圈,中间一个或两个人选一处拉着手的地方用自己的手去摇,松开后再往圈外冲);磕,磕,磕顶针儿,回来给买个花手巾儿(在无法冲出的时候,抬起一条腿的膝盖,把任意牵着的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用拳往下做砸钉状,好像“一言为定”,祈求牵手的二人“网开一面”);钉,钉,钉疙疤,回来给捎个屁圪痂(对于不松手的采取报复)。
▲磕,磕,磕顶针儿,手里拿个花手巾儿。你丢了,我拾了,呵啪儿呵啪儿进城了(多由两个女孩双手相拉,并往一起相碰)。“你卖啥?”“我卖粉。”(合说)“咱俩打个琉璃磙”(说话间,二人拉着手同时转身,背对背)。接着问:“你卖啥?”“我卖胭。”(合说)“咱俩来个侧身翻”(再转回面对面继续从头说)。
▲摇,摇,摇竹竿,谁笑了,捂谁严(这是在捉迷藏当地称“藏老母儿”时,兴的规矩,几个小女孩儿一起拉着手,共同朗诵,谁笑了就有一个人捂住发笑者的眼睛,然后松开,去抓藏着的人);如果没有人发笑,又有新招出现。即“头头儿”张开一只手,让参与者每人放入指缝里一个指头,开始发话:“豇豆、黑豆,咯啪一溜。隔墙撂瓦,一搦一把。小虫儿嬎蛋儿,一搦一半儿”(说话间猛然收指,谁的抽出慢就捂谁的眼睛);翻馍批儿,地出律儿,谁笑了,是蝎虎儿(因发笑被捂眼的人气不过,就发出这样的回应)。然后,“头头儿”坐定,捂住发笑者的眼睛问:“小桃红”,被捂者答:“言指明”,“言哪方”,“言ⅹ方”,“ⅹ方谁”,(说出人名)“ⅹⅹⅹ”。然后松开手,被捂者可去抓任何一个藏着的人,抓到谁,接着捂住眼重来。
▲拍,拍,拍画饼,画饼花,二百八。花书兜里兜的啥?金河蚌,银蛤蟆,老先儿老先儿请跪下(几个小女孩围个圆圈,背对圈儿心,拍手朗诵。诵毕,每人伸出一条腿,一个人的脚放在挨边人的腿窝,一个接一个形成联动的一个整体,一会儿再拍手将其收回)。
▲拍,拍,拍麻秆,你哩不干我哩干(小孩洗澡后,几个人急着穿衣服,就拍着屁股说曲)。
▲“扒,扒,扒灰哩。”“扒灰弄啥哩?”“找刀哩。”“找刀弄啥哩?”“杀您羊羔哩。”“俺羊羔咋您了?”“吃俺一斗秫秫一斗麦。”“过年还您。”“不中!”(一个人后面拉扯好多人,对面一个是要杀羊的人,先说话,领队的再问原因。前面一段话对完,就开始扑向“羊群”,逮住的“羊”就先下场休息。说一次就要想法抓只“羊”,直到剩下一人再从头开始)。
▲“雉鸡翎,拿大刀,您哩人马叫我挑。”“挑谁哩?”“正中腰!”(有两排横队面对面,一队的人说,一队的人问,说的人指住谁,谁就站进另一横队)。
★除以上所说之外,遇到下雨天什么的在无聊的时候,大人们还会出一些简单的谜语,如:高高山上一亩麻,割了一茬又一茬(头发);弟俩一般大儿,隔着毛山不得见面儿(耳朵)之类让猜。
二、童趣(游戏)
A.两人争强
▲磕拐:两个决斗的人,各自在身体前用一只手搬起自己的一只脚,另一只腿在地面蹦跳,离开地面的脚用膝盖和对方互碰、互顶,先松开手、脚先落地或倒下,就是败阵的一方。
▲圪蹬圈儿(或踢方):用粉笔或石灰在两三米长的空地画上七个圈。第一、第二为纵向,三、四两个为横向,紧靠第二个圈顶部。第六、第七个圈与三、四照齐,三四、六七中间为第五个圈。圈儿画成后,先有一人拿个瓦块(称“游儿”)从起步线外往“圈儿一”送,并按一、二为单腿,三、四为双腿,五为单腿,然后又双腿跳到六、七的顺序入圈儿。扭身跳转180°,按相反顺序回到“圈儿一”捡起瓦块跳出。如果没有差错就算过了第一关,继续第二关。第二关把瓦块从起步线外往“圈儿二”送,不论哪一关,瓦块出圈儿或中途脚踩圈线都算违规,交付对手从一开始,下次从失误的关卡继续。其它几关依次类推。如果一直没有失误可以周而复始循环进行。
踢方与跳圈近似,但加大了难度。整体是个大方块,在方块中分出类似圈的位置的七个小块,从一到七排出顺序。全程从瓦块放入“一”开始,全部用一只脚,把瓦块踢一个循环,再从“二”开始,以此类推。整个过程不得压线或出圈儿,在一个圈儿内,踢碰瓦块不能重复两次以上。
▲挑“签”:一个人把捡来的大把冰棒棍儿举起再松手撒落,然后,由另一个人留下一根,去把一根一根压的不规则的“签杆”挑开。先决条件就是,无论挑哪一根,都不能触动其他任何一根。否则,从新开始,彼此调换“角色”。最后,谁得到的“签杆”最多谁就是赢家。
▲打四角:当地称“打面包”。用废旧书纸或报纸斯开,选用两份相同的长方形,然后,每份长方形再分三等份折叠,摆成“十”字,再把四个突出的部分朝同一方向斜折一半,都朝向中心,交叉插入临近斜角的缝隙,压实。一个一个做成后,就可以找对手。一个人先把一个四角投放在地,让另一人去用自己的去砸,靠冲击力把先前的砸翻个,就成了“战利品”;如果没有翻个,就只有让对方反击。
▲穿五窑:在两人中间横向画出双排(每排五个,共十个)方格,每格放进五个小石子,不论谁先开始,任意在自己“门前”某一格抓出五个石子,依次逆时针而转。见一格放一个,到哪个格放完,抓起临近的石子继续转,手中石子发完正好遇到个空格,那么,空格后面方格内的石子归自己所有。如果后面接连出现一格有石子,一个空格跳跃性的态势,都可以化为己有。该收的收完后,让另一人选择“门前”的任意一格石子接着进行。倘若遇到连续两个空格,就视为一无所得,把主动权交出,直到把石子全部“拿下”,按多少定输赢后,再从头开始。
▲撂“窑儿”:拿来积攒下来的柿核,两个人找个两米开外的位置,挖个小窝,一个一个往小窝里扔,扔到窝外就自行停止,让另个人上场。最后谁在窑里存下来的多谁就是赢家。
▲四步丁:横、竖各画四条线,就构成了九个方格。二人各在自己一方的四条线边摆上四个小石子,无论谁进攻只能一次一步,依次交换,不得跳跃,不得斜行。不管竖行、横行,不管动用哪个子,只要自己的两个子和对方一个子在一条线上,就是优势的一方可以拿掉对方的一个子,最后,谁的子先被“吃掉”谁就是输家。五步顶与四步顶类同。
▲尿憋股:画个小方块,方块对角各连一条线,就形成了四个三角形,其中,选定一个三角形为“火”。二人各在自己一方方块的两个角摆放两个石子。规定:有“火”的那个外“边”不准穿越,无论谁先往中间走步,不得第一下把对方堵死。往后就是智力较量,在各自的两个子自由挑选运行中,谁最后被堵死谁就是输家。
▲抓“子儿”:多由女性参与。事先找来如同琉璃蛋儿大小的七个石子,手心朝上抛出,并落在迅速翻转的手背上,在手背再翻到下面时,手心内要迅速接到一个石子。然后,把手中接到的那个石子在往上抛出的一刹那,捡起地面的一个再迅速接回抛出的那一个,并念出“都有一”;把刚在地上抓到的那一个放在闲着的那只手,再把手中接到的那个石子抛出,在地面要抓两个再去接抛出的那一个,并重复“都有一”;这时,把刚从地面抓到的两个石子放进闲着的手中,再次把手中接到的那个石子抛出,这一次要把地上剩余的三个石子全部抓到,再接抛出的那一个,并重复“都有一”。这是第一轮。也可第一把先抓三个,第二把抓两个,第三下抓一个。第二轮到第七轮同第一轮模式,只是念“都有二”到“都有七”。有的人在每一轮说“都有ⅹ”的同时,后面还要加上“配套”的词汇,显得更专业、更艺术。中间哪一关失误,下次从哪一关接上。
第八轮是决定最后成功的时候,像第一轮开始那样,把手心的七个字一齐抛出,迅速翻转手背,这时要从手背往上抛得高一些,在抛出的当儿,再快速伸出手指去抢抓,尽可能多抓到手中几个,抓到手中的就是“战利品”,并念出“都有八,该俺拤。”如果关关顺利,就算过了总的一大关。
▲踢毽:这种游戏简单易行,多由女性完成,一般为两个人。后来有三人或以上参与。现在与以前不同的是毽子做工越来越美、花样不断翻新。
B.多人游戏
▲黄鼠狼拉鸡:男女可以混站排成纵队,从后往前,每个人都用双手拉住前面一个人的上衣,一直到第一个人。第一个人为护队的“大公鸡”,对面有一个人“扮演”黄鼠狼,反复冲向“鸡群”,总想捉到后面的某只“鸡”。“大公鸡”张开双臂护卫着自己的团队,但左躲右闪,总会有被抓到的。凡被抓到的就只好坐在一旁看热闹,直到剩最后的“大公鸡”再从新开始。
▲老鼠拱十八洞:一群人站一横队手牵手,站在最后的一个人带队,从第一个和第二个拉手者的手下拱过去;后边的人过完,再由最后一个从第二和第三个人拉手的地方拱过去,依次穿梭。
▲摸老猴:一般在白天选择在枝杈较密、较粗的柿树完成。用布条蒙上一个人的眼睛,凭意向沿树枝去捉任何一个人。其他人分布在各个角落,可以随时逃避跟踪,逃不掉的就成了下一个“蒙面人”。
▲丢手巾:在鲁山称“丢手绢”。一般选择在晚饭后,有十几人以上围个圆圈坐下,不得左顾右盼。其中有一个人拿个手绢在圈外转,放在谁的身后再转回来就要坐在谁的位置。身后放手绢的人,如果提前感觉是在自己身后,转脸拿起手绢继续转圈,要找一个替代自己的人。倘若身后放手绢没有及时察觉,等丢手绢者到身后将其拉起来的时候,要“加罚”唱首歌或讲故事再接着进行。
▲跳绳:多由小女孩参与。一般由三人合作,在绳子的两头各站一个人,两人均匀用力,中间一人可以在绳子边站好,绳子快转一圈时跳起,使绳子从脚下旋过并循环进行。也有在绳子外看准时间钻进去,并随着绳子摆动做出各种转向动作。在找不到多人的时候,也可自己本人操作,前面、后面都可以起绳,也有的玩出花样,两手相互交叉。到今天,已是老少皆宜,可有多人同跳一根绳,甚至成为一种杂技表演。
C.一人自乐
▲射“子弹”:适应于稍大儿童。找一段食指粗的坚实树枝,截取5cm左右长短,把一头中间劈开1——2cm缝隙,把构蜡籽塞入缝隙,然后拇指与食指用力挤压缝隙处,构蜡籽猛然射出。
▲放箭:适应于稍大儿童。找一根比筷子稍粗、约60cm长的荆条,两头用细绳把荆条拉弯绑紧,就成了一张自制弓;再找来同小拇指粗细的小竹竿,截成5cm长度,把一端削成叉形,就成了箭头;然后,找来高粱秆结穗的一段,去掉穗当做箭柄,带箭头的一端放在弓的上面,另一端在弓绳上,瞄准某一目标,用手拉动弓绳再松开,就可以感受自己的命中率有多高。
▲拉弹弓:找一段食指粗细的“Y”型树枝,截取基本相等的三部分,就成了弹弓叉;找来一块补鞋用的文皮,作为带石子的弹弓包;再找来自行车内胎,割取两根适当长度的“松紧绳”,两头分别系于弹弓叉和弹弓包,然后,弹弓包夹入石子,选准目标,拉开猛然松手,石子自然飞出。
▲推“桶箍”:现代语“滚铁环”。在一段60cm长的8#铁丝一端,窝一个J字型小钩,从钩的3cm左右位置,再次折弯与小钩成90°夹角。在铁丝另一端,插上细木棍儿,既可当做手柄,也可加强铁丝的硬度,一只手推着铁环,铁丝钩控制铁环方向就可以往前滚动。
▲甩“速”:现代语“打皮牛”。用一段长5cm左右,直径3cm左右的硬料木材,在圆柱体的下半部,加工成圆锥体,在圆锥体最尖处砸入钢珠,拿上自制鞭子,找个相对宽敞、平坦的地方,抽打“皮牛”,让其不停地旋转(现在有机造皮牛更上档次)。
▲撵撵转儿:找来少量泥土掺水和匀,做个酒瓶一样大小的模型,顶部扎一尖尖朝上的圪针;劈开高粱秆篾子,两头各粘上琉璃蛋大的泥团,篾子中间放在圪针尖上,确保平衡。然后,用手指慢慢拨动,再加速运行,同样妙趣横生。
▲风葫芦:找一页书纸,裁成正方形,把正方形再折叠两次,成了小正方形。把小正方形顶角剪掉就成了一个孔,在孔的对角用剪刀分成两等份,剪到与孔距二分之一的位置,展开后,几乎成了四等份,再把每一等份依次收起一个角,收起的四个角用一圪针扎在一起,用准备好的高粱秆从纸孔插入,圪针插在高粱秆上,就成了自制的风葫芦,有风时自行转动,无风时,用嘴吹或跑步“借风”迫使旋转。
▲扑拉钻:顺核桃中间垂直开个圆孔并掏空“内脏”(用于插入筷子),再在核桃一侧的中间开出圆孔(用于穿入50cm左右长的丝线),从中间孔进入的丝线先在筷子上固定,然后转动筷子把剩余的丝线缠在核桃内侧的筷子段,并留出线头。一手捏着核桃,一手猛拉线头猛放松,筷子就会在核桃中间反复进行正转、反转。而今,这种娱乐被“悠悠球”所取代。
▲旋转的益母草花:益母草开花时,截取一段,两头都必须有花,掰个圪针插中间,用嘴吹,靠气的推动旋转,看似简单,也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水打磨”:以前,农村大多是土路,夏天多雨,下雨后路上形成较多微小溪流,儿童们找来黄泥放在水流处,在黄泥上做些螺旋小圈或“S”型造型,“造型”中心底部留一小孔,借助水流规律,通过“造型”入口盘旋几圈后,从中心底部的小孔流出。也有的在三、二米的距离处再造“水打磨”,第一个流出的水进入第二个、第三个……
▲打水漂:这是一项十分简单的游戏。拿一个瓦块,来到稍大面积的水域附近,选好斜度,一只手把瓦块平面猛力投向水中,会在水面反复出现径直跳跃的景观。
▲水补挤儿:备一节直径约1.5cm的竹筒,再把一根筷子的一端缠上布条,插入有一小孔的竹筒内,然后,像医生打针一样,吸入水后再推出,能使水柱喷出老远。
▲棉花嗡(谐音eng):一种在鸡粪中生成的昆虫,比大拇指指甲略长。夏初多在鸡窝周围盘旋,当抓到的时候,弄个席子篾,截取适当长宽尺度,插入它的背部,拿着篾子一端,看着它飞,但总是逃不出“手掌”。
▲逮蝉(知了、蚂虮了):夏季,当进入初伏后,天气燥热,正是蚂虮了最活跃的时候,找一根长麻秆,在麻秆的顶端绑上一根长头发,在头发的另一头绾上个比蝉的头部稍大的活结(束chu敌捆儿),然后,到蚂虮了鸣叫的大树下,无声无息地将绑头发的一端向蚂虮了靠近,慢慢把活结套上蚂虮了的头部,当它发现外患逃走时,活结会越来越紧,就成了囊中之物。
▲捉蝈蝈(蚰子):夏秋之季正是它最为活跃的时候。循叫声蹑手蹑脚走近跟前,双手出其不意将其捉拿。放入备好的用高粱秆做成的笼子,笼子内放些南瓜花等,可以天天听它的吟唱。
▲扣小虫儿(麻雀):下雪天,清理一处比筛子稍大的积雪,并撒些小米之类的诱饵。找来筛子放置口朝下;截一段20cm长的小棍,在筛子边找一支点;再找一根一、二十米长的小绳,一段系在小棍下部,一段拉到屋里关上屋门。从门缝观察,当发现有麻雀进入“天网”时,拉动小绳,让筛子全部落地,小虫儿插翅难飞。

鲁山四季农谚

有的农谚是跟着节气和时令走的,在此,我们不妨先学一些小常识。大家知道,纪年除了用阿拉伯数字记录外,还有用天干(甲乙丙丁……十个数)和地支(子丑寅卯……十二个数)的结合而记取。六十年一还原,即,天干的十数和地支的十二数搭配一遍为一个轮回,又要从甲子开始。其实,月、日、时同样是这么组合,且周而复始,甚至古人以正月的前十几天预测当年收成或是否国泰民安。如:甲子丰年丙子旱,戊子蝗虫庚子乱,唯有壬子水淘淘,十日无子有大变。意思是说,从正月初一到初十,看天干甲、丙、戊、庚、壬,哪个能与地支中的“子”相遇,就知道当年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么,几龙治水、几牛耕田又从哪里说起呢?
几龙治水:即,从大年初一往后排,看地支中的“辰”落在前十二天的哪一天即是。例如落在正月初八,就是“八龙治水”。
几牛耕田:同样道理,就是看地支“丑”字落在前十二天的哪一天。
几日得辛:从大年初一往后排,看天干中的“辛”落在前十天的哪一天即是。例如落在正月初二,就是“二日得辛”。按老农的说法,越是得辛早,庄稼会收成越好。
几人分丙(饼):是看天干中的“丙”落在前十天的哪一天。
入伏:二十四节气中,夏至后,从第三个庚日算起是初伏第一天,第四个庚日是二伏第一天,三伏第一天排在第五或第六个庚日。
入梅:二十四节气中,芒种后第一个丙日算起,此时湿潮天气开始增多,是一些家具最容易发霉的季节。
出梅:小暑后第一个地支中的未日。
九九:自冬至之日算起,共八十一天。
土旺: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交接前的十八天。
一、节令与农事
△正月茵陈二月蒿,三月只能当柴烧
△二十五六月黑头,月亮出来正使牛
△春前三场雨,秋后不缺米
△春得一犁墒,秋收万担粮
△春雨贵似油,雨多农民愁
△春雨满地流,收麦累死牛
△春雨慢了垄,麦子豌豆丢了种
△春雨麦病,夏雨稻“殃”
△雨洒清明节,麦子豌豆满地结
△清明前后一场雨,豌豆麦子中了举
△清明热的早,早稻一定好
△一阵太阳一阵雨,栽下黄秧吃白米
△三月蒜,泥里串
△黑夜下雨白天晴,打的粮食无处盛
△谷雨前后槐花白,花生种子土里埋
△枣芽发,种棉花
△四月边,鲜黄瓜
△小满出蒜
△蛤蟆打哇哇,四十五天吃疙瘩(收麦)
△掏钱难买五月旱,六月连阴吃饱饭
△掏钱难买五月冷,一棵绿豆打一捧
△收谷不收谷,就看五月二十六(下雨了,可能谷物丰收)
△芒种播芝麻,夏至种黄豆
△芒种一半茬
△下大了,麦罢了,谷子秫秫长大了
△夏至五月头,不种芝麻吃香油,夏至五月中,十个油坊九个空
△夏至秧,大把夯(夏至后种水稻,分蘖率低,应栽稠些)
△六(lu)月六(lu),红薯鸡蛋粗
△头伏萝卜二伏芥,三伏里头种白菜
△一伏三场雨,薄地好收成
△该热不热,五谷不结;该冷不冷,五谷不等
△植葫芦晚瓜,一卜荮俩仨
△七月边儿,枣红圈
△七月枣,八月梨,九月柿子红了皮
△七月立秋,植晚都收(植:早。即种得早、种得晚都会有好收成)
△立秋前后,燕爪绿豆(绿豆棵长不高,且结豆角不多)
△立罢秋,寸草结籽
△立秋下雨万物收,处暑下雨万物丢
△处暑里的雨,谷仓里的米
△谷子上囤,核桃挨棍
△八月半,种早蒜
△秋分早,霜降迟,寒露种麦正当时
△寒露到霜降种,麦不慌张
△霜降到立冬,种麦不放松
△小雪不发股(不分蘖),大雪不出土
△麦收八、十、三场雨
△麦盖三场被,头枕蒸馍睡
△麦无二旺(年内要控制麦苗旺长,否则,年后分蘖少,产量低)
△麦子加生割,玉米、秫秫(高粱)要熟过
△小雪出萝卜,大雪出白菜
△有钱买种,没钱买苗
△种地不上粪,等于瞎胡混
△七十二行农为首,百亩良田粪当先
△扫帚一响,粪堆就长
△人捣地皮,地捣肚皮
二、气象与“风情”
△日头倒潇晒,得小孩尿泡
△早烧不出门,晚烧晒死人:早上东方有火烧云,注定有雨
△瓦碴云,晒死人
△云里日头晒死人
△初一初二不得见,初三初四一溜线(月亮)
△十四、十五,月亮粘土
△十五六,两头露
△十七、十八,人静月发
△二十八九,月亮出来扭一扭
△开门风、关门住(停风),关门不住刮倒树
△雷声大,雨点小,干打呼雷下不了
△正月打雷坟古堆,二月打雷粪古堆,三月打雷麦古堆
△九月雷声发,大旱一百八(180天)
△热生风,冷生雨
△房内添湿潮,未雨先绸缪
△娘娘山戴帽,长工睡觉
△水缸出汗山戴帽,长虫过路蛤蟆叫,必是大雨到
△天黄有雨,人黄有病
△阴来阴去下大雨,病来病去病倒人
△朝看东南黑,势急午前雨;暮看西北黑,半夜有风雨
△大尽看初一,小尽看初二
△月月不要初四雨(下雨容易连阴)
△七阴八下九不晴
△五月十三,关公磨刀杀红砖(这天常有雨)
△淋伏头,晒伏尾(初伏下雨,往往到末伏缺雨)
△绊倒汉子晒干院子,绊倒妮子淹死鸡子
△数一伏,短一锄(一天少锄一下地)
△白天立了秋,寒黑儿冷嗖嗖
△立了秋,一天长一钩(一天多锄一锄地)
△八月十五下大雨,正月十六雪打灯
△九月九不下等十三,十三不下一冬干
△东虹呼雷西虹雨,南虹出来发大水,北虹出来卖儿女
△云彩正东下满坑,云彩正北干砚墨(墨:当地读mei)
△干冬湿年下(入冬一直无雨,到过年的时候非下不可)
△春打六九头
△一年打俩春,黄牛贵似金
△三月三,老驴老马都掲鞍
△要得暖椿,头(芽)大似碗
△麦黄,虼蚤螂
△天河南北,小孩不跟娘睡(一年中天气最热的时候)
△三伏里头夹一秋
△吃了冬至饭,一天多做一根线
△冬至十天阳历年
△九月九,长虫蛤蟆都封口(蛰伏)
△十月一儿,棉得得儿(穿棉衣)
△绵霜毒日头
△霜打高岗不打平地
△头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冷在三九,热在二伏
△晚晴十八天
△老天爷不论理,出着日头会下雨
△搁住十天旱,搁不住十天涝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鲁山一带流行的歇后语

B.
△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扳住屁股亲亲嘴——不知香和臭
△棒槌拉二弦——粗而糙
△鼻孔塞套子——狗屁不通
△鼻子流嘴里——自己吃自己的
△鞭杆上顶个牛笼嘴——光棍身子眼子头
△不服驯的叫驴——能踢能咬
△脖子挂喷壶——充(冲)蛋
C.
△唱戏哩拿个神仙刷儿——不像凡人
△吃了灯草——说话轻巧
△重(chong)身婆娘拿尺子——凉哇哇(量娃娃)哩
△重身婆娘拍肚子——特好(胎好)
△床底下放风筝——起不来
△从小唱老旦——没有活色影儿
△从小卖给张罗里——背一辈子圈
△粗布裤子配西服——土洋结合
D.
△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大路上的螃蟹——横行霸道
△大年初一逮兔子——有它没它都要过年
△叨木鹳(啄木鸟)死到六月天——就剩两片子嘴了
△刀切豆腐——两面光
△吊死鬼卖骚——死不要脸
E.
△二呼腾下米——啥(筛shà)也不啥(筛)
F.
△法院里的贪官——说理不走理
△反贴门神——不对脸
△纺花车搬到正当院——亮你小妮儿的本事哩
△放屁过罗——有些细赅(隔)
G.
△隔墙撂瓦碴——砸住谁该谁背
△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高速路上的收费站——生财有道
△高音喇叭掉井里——哇哇啦啦下去了
△公公背媳妇——出力不落好
△狗撵老鼠——多管闲事
△狗皮袜子——没反正(关系亲密,吃喝穿戴不分彼此)
△狗咬出恭人——不使人敬
△刮大风喃炒面——咋张开嘴了
△闺女穿她娘哩鞋——钱(前)窄
H.
△河南到山西——两省
△画匠不给神磕头——把着底哩
△黄连水润歌喉——苦中作乐
△黄连素掺蜂蜜——苦中有甜
△黄鼠狼勃老鼠——一辈儿不胜一辈儿
△黄鼠狼给鸡拜年——来者不善
△火燎眉毛——且顾眼下
J.
△鸡蛋碰石头——不堪一击
△鸡子鸭子都死了——就剩讹(鹅)了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姜子牙观天象——老谋深算
△井里蛤蟆酱里蛆——没见过大天大地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K.
△磕一(个)头放俩屁——行善没有作恶多
△裤裆里倒糨子——糊涂蛋
△裤裆里放屁——弄两岔了
L.
△腊月萝卜——枉操心
△癞蛤蟆趴到脚面上——不咬人,硬隔应人
△老鳖的房子——原物(鼋屋)
△老鳖的屁股——规定(龟腚)
△老和尚戴个道士帽——假装迷瞪僧
△老和尚帽子——平铺沓(工作没有起色)
△老和尚娶袖子(媳妇)——说说算一遍
△老虎屁股——摸不得
△老母猪吃秫秫——顺杆子遛
△老鼠拱到风箱里——两头受气
△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头哩
△老鼠枕着猫腿睡——活的不耐烦了
△俩哑巴亲嘴——好的没啥说
△露地白菜——不在畦
△露地烤火——一面热
△遛红薯遛出个桐树根——没上篮里拾
△路上拾个料布袋——驴哩福
△驴屎蛋儿——外面光
M.
△蚂蚱拴到鳖腿上——飞不动、蹦不掉
△蚂蚁撼大树——不自量力
△买个蒸馍揣怀里——自己捣自己
△卖个孩子买盒笼——不蒸馒头争(蒸)口气
△牤牛下奶——蛋浆
△猫咬尿脬——瞎喜欢
△茅厕石头——又臭又硬
△木匠斧子——一面砍
△木实疙瘩钻俩眼——木气(器)透了(木气:属方言。指木讷寡言的人)
N.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脓红薯擦屁股——自豪(滓壕)
O.
△牛粪上插鲜花——面上好看根下脏
△牛尾巴上绑缰绳——道歉(倒牵)
P.
△胖婆娘骑瘦驴——肥瘦相折
Q.
△骑驴看书本——走着瞧
△墙上泥皮——掉了旧的换新的
△墙头草——顺风倒
△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R.
△日落西山——气息奄奄
S.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扫帚顶门——杈多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神垕的夜壶——好嘴(以便器比嘴,骂人话)
△深更半夜拜日头——异想天开
△石磙上放灯笼——照常(场)
△屎壳郎搬家——滚蛋
△十八路诸侯伐董卓——各怀鬼胎
△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十字路上板一跌——八下扑
△说书先儿掉泪——替苦人担忧
△水牛掉井里——有力用不上
△宋世杰告状——走着说着
△孙悟空的跟头——十万八千里
T.
△剃头扁担——不长
△铁丝串豆腐——没法提
△唾沫吐到沙滩里——舔不回来(说过的话,别想反悔)
△土地爷过河——一堆泥
△兔子不喝咸面片——胡摇言(要盐)
△兔子尾巴——长不了
W.
△外甥打灯笼——照旧(舅)
△网包抬猪娃——蹄爪都露出来了
△王八卖笊篱——鳖编哩
△王瘸子腿——就筋了
△五百钱搭到肩膀上——前后二百五
X.
△洗脸盆里扎猛子——不知道深浅
△席上掉地下——强一篾
△瞎子点灯——白费油
△瞎子伸指头——指哪儿哩
△下巴颏靠梯子——上脸
△下大雪穿裙子——美丽动(冻)人
△夏鸡不打老鸹——一路货色
△咸菜水腌萝卜——有言(盐)在先
△小虫(麻雀)骨头——没有多大榫:比喻底子不是很厚
△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小两口披蓑衣——越呼啦(雨声)越紧
△小秃跟着月亮走——谁也不沾谁的光
△小秃碰车角——头名状元(头明撞圆)
△小秃头上的虱(shai)——明摆着
△小秃枕着门槛睡——名头朝外
△蝎子屎——独份儿(毒粪)
Y.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阎王爷的告示——一张纸
△眼眨毛上长虮子——有眼色(虱shai)
△仰摆角尿尿——流哪是哪
△洋鬼子看戏——傻眼了
△羊群里的兔子——就它小,就它能
△一掰二十个灰紫(李子)——十份
△一个萝卜两头切——两头不得一头
△一脚跳到榄地里——横竖都是趟儿
△一头撞到南墙上——死不拐弯
△一嘴吃个软枣——小事(柿)
△一嘴吃块煤渣——只知道脆,也不感觉碜不碜(对说大话的人的鄙视)
Z.
△站房顶放风筝——出手就不低
△枣核解板——没几句(锯)
△正月十五贴门神——晚半月了
△芝麻地里套五谷——杂种
△芝麻秆喂驴——吃不吃让到(稻)
△州里官司不打——现(县)里
△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走路踢石头——闲捎带
△做梦娶媳妇——光想好事

鲁山人的宜忌

在鲁山,沿袭下来的旧规矩很多,近年来搜集整理的人也很多,特别民风民俗、婚丧嫁娶,记述的很全面、很细致。我踏入社会的几十年都是在异地度过的,自愧对老家的风土人情了解不够,因此,在这方面我只能肤浅地列一些条目。
一、盖房及乔迁
☆一家人在盖房之前要请个阴阳先生定方位,指明灶火、大门的位置,并选定挖地基、下根脚(基石)、上梁(以前很少有平房及楼房)、挑脊等黄道吉日。确定后,在兴建过程中,往往在重要环节还要燃放鞭炮。无论基石或是墙壁,层数都必须是单数。当四周墙壁将要完工且准备上梁的时候,为图个吉利,要在正堂贴上“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的牌位。就是说,各路神仙都是由姜子牙所封,有姜太公在,其它都不可到此“搬弄是非”。梁上要贴上如“青龙扶玉柱、白虎架金梁”之类的对联。
☆房屋建成后搬家时,同样少不了选个黄道吉日。在搬家之前,先燃放鞭炮,要带些麦子、豆子、玉米等五谷杂粮从梁的上方撒过来撒过去,预示住进新居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然后,让凳子、桌子等四条腿的家具先搬进屋,是四平八稳的象征。
☆做家具。以前,很多家具都是自己请来木工定制的地道货。但对尺寸是有讲究的。有凳不离三、门不离五、床不离七、桌不离九的说法,即,每件家具的尺寸,几尺几寸哪怕几分的尾数,只要应对相关数字均可。应该说,它们各有寓意。凳不离三:即,很多事,都与“三”巧合,特别“三、六、九日,朝王登殿”,说明“三”是个很吉祥的数字,所以,后来有“三、六、九,不问就走(外出办事)”之说。另外,能坐在一起的往往是自家人,“三”还迎合了“三阳开泰”“三人一条心,黄土变成金”的成语及俗语等;门不离五:“五福临门”就更不难理解了;床不离七:“七”与“妻”“栖”都是谐音,谁都想找到人生的另一半,且同床偕老;桌不离九:“九”又与“酒”谐音,餐桌上有酒无疑也是一种满足,同时,也与“久”同音,“日久天长”无不隐藏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二、节日旧俗
☆农历大年初一,一家的主人早早起床,喻为一家人抢福。洗完脸开始燃放鞭炮,接着是在灶君爷(称一家之主)神像前烧香,并祈祷:“二十三日去,初一五更回”。祈求接回来的灶君在新的一年继续保佑老幼平安、六畜兴旺、五谷丰登。此外,站到一个登高望远的地方环顾四周,哪个方向的天空最亮,就意味着那个方位这一年一定会有好收成。
初一早饭,有的家庭会在饺子里包些硬币,谁啃到了就是谁的福气多多(到了科学发展的年代,迷信不可取:硬币不卫生;吃到嘴里容易吞到肚里或把牙硌坏,不安全)。中午以吃蒸馍和“揽锅菜”为主。
初一忌吃烤馍干,意思是怕烧坏来年农作物根部。另有“大年初一烧花柴,越烧越发财”之说。一般从初一到初五家中劳力不下地干活,新年的前几天忌讳污言秽语。
☆初二中午吃蒸米,从这天开始走亲戚。“先看岳父再看舅,姑父、姨夫排在后”,每到一处,给亲朋好友家的儿女发压岁钱。
☆初三,门神生日,中午吃面条。
☆正月初五早上“送穷灰”。把从初一到初四几天没有清扫的垃圾打扫干净,倒在十字路口,口中还要念叨:“穷灰走,富灰来,不出一年大发财”,在返回的时候还要捎些路边土,把“富灰”带回家。初五,也称“破五”,这一天不能动剪子。
☆正月初十,石头生日。饹油馍为石头庆生。
☆正月十四晚上,品味由芝麻、花生米、黄豆等配料合制而成,近似“油茶”的茶面糊涂。
☆正月十五元宵节。吃汤圆,看秧歌、观花灯,晚上放“烟花”
☆正月十六,专门游玩,称“游禄”(意谓”有禄”)。这天,也吃饺子。“正月十六吃顿扁(扁食),又不呼歇又不喘”。还要为家禽、家畜“改善生活”。“打一千,骂一万,正月十六吃顿饭”。晚上要把家中面缸粮囤盖子掀开,点亮灯光,祈求各路神仙帮忙“添仓儿”。
☆二月二龙抬头。从当天开始,各家各户陆续上坟祭祖,特别有新媳妇的家庭,要带上新媳妇给列祖列宗焚纸上供。言曰:“新媳妇上坟,骡马成群”;如果当年有闰月,还要在原坟上添土。其次,还有炸苞米花习俗。就是说,蛰伏的毒虫开始苏醒,炸苞米花就是炸蝎子(蝎子尾部)等。
☆五月初五端午节,纪念屈原的日子。早上到河边取尚没有被日光照射的水洗脸,并吃粽子和煮熟的鸡蛋、大蒜,门头上要插艾棵。这天早上在太阳出来之前,采回的竹叶、柳叶等枝梢及某些草药成为治病的单方。
☆八月十五中秋节,“天逢十五月儿圆,人到佳节倍思亲”。是家家团圆吃月饼的日子;也有拜月亮的习俗,但是“女不祭灶,男不愿月”也为善男信女们设了“禁区”。
☆十月初一往后的几天,是一年中第二个祭祖日。与二月二不同的是,上坟的人都把时间安排在下午。
☆腊月初八是“腊八节”。各家的早饭锅里放些米、豆、果、蔬等之类的食物,成为混在一起的“八宝饭”,往后每天早饭要掺入一点,直到年二十三。这天,出嫁的姑娘不能在娘家吃饭,有“吃了娘家米,一辈子还不起”的迷信说法。
☆冬至吃冬疙瘩。多数家庭割肉包饺子,防止耳朵“冻掉”。
☆年二十三,送灶君爷上天“汇报工作”。“二十三儿,炕锅边儿”。炕“火烧”当干粮,并逮个红公鸡当灶君爷的上天马。在烧香焚纸中祈祷:“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同时,有的家庭还买来灶糖,让灶君爷吃了粘嘴,免得说得多了说错了话。
☆接着整理房舍、备年货。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割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买鸡鱼、二十八贴花花、二十九去灌酒、年三十包扁食。
☆年三十,包扁食。主要尝尝饺子馅的味道。包饺子时,要把两个角拉长并粘在一起,称作“元宝”,再配些面条下锅,喻为“金丝串元宝,越过越热闹”。也为新的一年收获金银财宝开好局,埋下伏笔。
三、结婚前后
结婚是人生四大幸事之一,到了儿女谈婚论嫁的年龄,父母亲常托人说媒。亲戚成就后,找算命先生选定黄道吉日。因为,各地的风俗有所不同,所以,这里简单举一些例子。
☆送好儿。临近嫁娶之日,男方送红布,并了解彼此风俗习惯,该买的要马上补齐,统一口径,避免漏洞百出。
☆迎亲前的一个晚上,男方找来有名望的人选,到女方家商定来往路线,什么方式,有谁为主送客,还有没有其它要求。然后返回,根据女方送客辈份、人数,安排桌次和陪客。
☆礼尚往来:娶亲的头天晚上,男方家要包好红包(封子),以备发给抬嫁妆上车的男男女女。女方娘家带多少压箱钱,男方家不能低于这个数。并备齐葱、莲菜、白菜、粉条、八角、金针等之类的“四干四湿”;一块“连刀”礼肉,两团“扎头”(经过发过酵的)面,四包“米什果子”及路途用的香烟、鞭炮。四包“米什果子”和一团面扎头,在返回时还要各返回一半,预示两家亲戚彼此日子甜美、事业发达。娶亲的“队伍”要设为单人数,带新娘返回时,正好成双数。女方家要安排送客3至7人,一般为2或3辈人,小辈的带钥匙并由男方发给可观的“封子”。新媳妇到家要有童男童女搀扶,并给搀扶者和端洗脸水的、梳头的人发“封子”。午餐时,主送客要给端盘子的发“封子”。
☆新婚的床上要铺麦秸、豆秆、柏枝等,名曰“铺麦秸生乖乖、铺豆秆添状元、铺柏枝引(生)小妮儿”。新媳妇到洞房前,席是背面朝上,新娘到家新郎才把席翻成正面朝上,并问新娘:“翻过来没有?”答:“翻过来了!”意思是已经翻身,开始交好运。
☆闹洞房:新媳妇娶到家的前三天,可以不论辈分“玩新媳妇儿”,“头三天没大小”。有的叫嫂子之类的开始“发难”,“教”新郎新娘说曲儿:“男:新灯新蜡台,女:新床新铺盖,男:昨天我想你,女:想我我就来”;还有的看热闹的设下场景,当院放一板凳,让新媳妇抱个枕头,问:“骑哩啥?”新媳妇:“枣红马。”“抱哩啥?”“大娃娃。”“谁接你了?”“孩儿他大。”像这样的一招一式能持续到半夜。如果新娘爱面子不开口,往下“难度”会更大,甚至有受捆绑、挨“针扎”之苦。也有的年轻人在新娘新郎入睡后躲到墙根旁“听房”。
☆瞧客:新媳妇出嫁第二天,娘家要派舅舅或叔叔去看望,男方家也要准备酒席。
☆经过几天的张罗,大“势”已定,第三天,男方家可抽出时间慰劳左邻右舍,召集家中吃喜面条。
☆第四天新媳妇回门。有新郎和新郎的要好(歪脖客)护送。也称岳父岳母“请”女婿。有的也可以放在婚后头一年正月初二,也算新女婿拜见岳父岳母,并坐上一生中最为荣耀的贵宾位。有的嫂子“耍刁”,在包饺子的时候,馅中会放些稻草、辣椒等,试探妹夫和“歪脖客”的智商。知情的把饺子用筷子夹开即可,不知情的吃到嘴里后就会觉得羞愧难当。
☆出嫁的闺女回门后,要在娘家住七天,回婆家后要住八天(有住七还八,两头都发;也有“住九还十三,骡马成群槽上拴”的说法)。在娘家的几天,要为丈夫、公婆、弟、妹做“扎根鞋”。在婚后第一次回婆家,要带上这些能代表自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决心的“礼品”。
☆正月十六,女儿出嫁的第一个年头,娘家组织婶子、嫂子等,备些“礼品”要为女儿家“添仓儿”,预祝财源广进,仓库丰盈。六月初六“送扇儿”,娘家人买来扇子和礼物看望闺女。寓意“送生”“送甥儿”,旨在早得贵子。
☆往后的日子可自由安排。六月初六,有侄子接姑姑回娘家的习俗,是娘家娘想念女儿的表现。“六月六(lu),叫姑姑,姑姑不回来,奶奶坐家哭。
☆如果当年有闰月,出嫁的姑娘要为父母做新鞋,预示增寿。
四、生儿育女
“三里不同俗,十里改规矩”。鲁山新媳妇从妊娠到分娩也是有禁忌的,况且三里五村就有自己的讲究,在此也列举一、二。
☆孕妇不能吃兔肉,以免胎儿成为唇腭裂。常食用鸡蛋茶、面疙瘩放黑糖,有利身体恢复。生儿女后第十二天,贺喜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欢聚一堂,即“待米面客”。满月要回娘家住几天,否则,外孙肯生小病。
☆关系更为亲近的,在婴幼儿每周岁还要买些东西庆贺一番。有的儿子过于宠爱,小时候剃头还要在脑后留下一缕头发,称“鳖尾巴”,旨在能够健康成长。
☆幼儿长到二、三岁要种“花儿”(牛痘疫苗);小儿患麻疹(出糠虫)的时候会相互传染,需要静养并与其他隔离;等高烧过后,像痱子一样的斑点渐渐收敛,还要“还盘”,斑点完全消失才可以外出,稍有疏忽可能成为“麻子”。
☆.儿童上学一般选定在七岁,迎合“七伶俐,八模糊,九岁上学老师打屁股”。
五、丧葬办理
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鲁山丧葬,同样讲究向口、山脉、依水法,座山、应山、龙虎砂。
☆家中亡人,要立即从里屋转到正堂,一来便于亲朋好友瞻仰遗容,二来便于事后把阴晦扫地出门。然后安排人员找来“阴阳先儿”选墓址、定葬期。找来亲信,设灵堂、通知亡者的直系亲属(奔丧),并告诉他们×ד老了”或说“走了”“不在了”(不能直接说“死”)。
☆选购丧葬用品:棺材称“木头”,一般长度为八尺,之所以这样,都知道“七尺男儿”的俗称,人的身高在七尺左右,八尺棺木中放些陪葬品,基本能合理利用,同时,也是应了“棺不离八”的老传统,再就是“八”与“发”谐音,指望子孙后代财源广进。
然后,根据家庭条件选购棺木厚薄尺寸。按木材厚薄尺寸可分“一、二、三”、“二、三、四”、“三、四、五”、“四、五、六”。即底部板子厚度为一市寸,两帮为二市寸,顶盖为三市寸,以此类推;在为亡者选购寿衣(送老衣)时,还要有黄褥白被,曰“铺金盖银”。穿孝衣也有讲究,孝子、孝媳、孝女(包括义子),都为重孝,几乎把全身裹起来,其它人一根白布条即可。第四代为黄孝、第五代为蓝孝。
☆孝子不能随意往别人家走动;在出殡之前,必须有家人守灵。钉棺前,由长子转过脸,用手摸出放在棺材内的小钱。出殡时,长子顶脑盆、次子打幡,其它女的拿哀杖、男的拿祭品等,雇人有拿“食品罐”的,有撒“路钱”的。下葬时,长媳把大蒸馍分作五份,分别放于墓坑四个角和中心。每放一处,要抓一些泥土放入包蒸馍的孝布,最后带回家。
☆封完墓如果下雨,就是好兆头:“要得富,雨淋墓”,“要得砰,雨淋坑”。第二天圆坟添土后,孝子、孝媳腰里的“麻批儿”要连在一起,绕坟墓一圈连接。如果二老尚存一个,每6天到坟上烧纸一次,叫“撇七”,30天就是“五七”祭日。如果二老都不在了,逢七天“一七”“二七”不打折扣,正常算天数。三年内家内又有亡人的,要“丘”在地表,三年后方可入土。
☆祭奠:亡者“五七”(30或35天)是个隆重祭日,亲朋好友都会到场。买纸扎大多是闺女的事,不管几七遇到和农历日期的“七”“八”巧合,媳妇、女儿还要备些五颜六色的小旗,“亡灵”在阴曹地府“挨打”时,有个藏身的地方。此外,还有“百日”“一周年”“二周年”“三周年”,都是祭奠之日。相对而言百日和二周年宾朋会来的少些,本家族子女还是必须到场的。另外到百日这天,孙子辈就可以不用戴孝了,有“爷奶孝,百天撂”之说。

【作者简介】
张全民,1961年1月生于河南省鲁山县张店乡白庄村温庄。1984年从部队退伍后,走进平顶山煤业集团大庄矿,并在宣教科、通风队等部门工作。2016年办理退休手续,并重返故乡。

ag娱乐客户端|官方版权与免责声明

?鲁山县文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