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5】寻找失迷的中原古国  鲁国 ——春秋历史之谜揭秘(六) ag娱乐客户端|官方,ag8879环亚手|优惠,ag视讯官网|官方网站

【201905】寻找失迷的中原古国  鲁国 ——春秋历史之谜揭秘(六)

尧神??发布日期:2019-04-25??【关闭窗口】

作者:刘艳霞 袁明洲

中原地区的鲁山县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邑县,唐虞三代的旧址遗事遍布鲁山各处,到了东西周时,由于周王朝的不断扩张与分封,使鲁山之地有多次的变更与变迁,导至后世的史学家,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再由于史料的缺轶,将中原的鲁山县历史传承的面目不清,本文在此作一点浅显分辨。

【重点词】 周公(名旦)、鲁公(名伯禽,周公旦长子)、周公二世(名君陈、周公旦次子)。鲁山(鲁国原封地)、鲁国(鲁国国都后迁都于山东的曲阜)。应国(西周时周武王四子姬达之封国,封地在鲁山县东部)。犨邑(应国古县,鲁山东南的张官营一带)。

我的老乡王相生是鸡冢乡的农民企业家,酷爱传统文化,对家乡的历史颇有深入的研究。他的初作《鸡冢之疑考》,着实令人耳目一新。此论既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给浓厚的鲁山历史文化又添上一笔重彩,不由使人大为感叹。我们鲁山人作为春秋文化发源地的传承者,对历史的理解有着如此的渗透力度。为此,本人也想为家乡人的传承精神助一把力,对老乡的深入看法作一点浅显的分辨,以使丰富多彩的鲁山文化更加亮丽夺目。

鲁山县志载:“鲁居汝海之南,形分嵩岳,露山拱翠,瀼河潆流,土厚民淳,亦宇宙一奥区也。”“沿革”中说:“鲁邑,古豫州地,唐虞三代封建时为某国,据《左传》中刘累来迁,知道夏后氏时为鲁县,究竟其为某国之鲁县,亦不得而知也。东周时为王畿地,春秋为郑邑。”

这些简明扼要的记载,使周王朝八百多年的复杂历史,留下了无限的空间,特别是说“东周时为王畿地,春秋为郑邑”,实为思路与笔端的错误,东周与春秋有什么不同吗?正确地说,西周为王畿之地,春秋(东周)为郑邑,县志说法也不仅仅是因为笔误,重要是西周与东周时期的事件分辨不清,周公与鲁公关系混淆不明,还有如今古墓的挖掘又加了一个生死不明的应国,不知其灭于西周或东周,更不知鲁山与应国的关系是全部的隶属,还是各有各的归属。周初是有关鲁山历史最重要的一笔,若是此时此地不能明了,那么,做为京畿之地的鲁山历史便永远是一本糊涂账。老乡的《鸡冢疑考》,要么是烤不熟,要么烤糊、烤焦。

“文革”后恢复高考,我有幸考上大学,去之前满脑子都是对鲁山历史的疑惑,学到《中国古代史》时,特别关注的就是老家鲁山县在西周分封事件中的历史地位,与春秋时的归属。虽然在读书时本人已经明了其中的曲折,也自以为历史的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因为教课书上已经说得这样明白了,那凡是读过《中国古代史》的还有不清楚的吗?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我才发现鲁山县的那段历史,不论是民间,还是在史书中仍然是模糊不清,不知是因为权威史料的记载与历史名家们代代传承的缘故,还是我们自己就糊涂不清的原因。至今史学界仍然宗旧时之说,我们家乡鲁山周朝重大的历史事件仍旧处在云遮雾罩中而不见天日。

我的大学课本《中国古代史》由南开大学历史系、中国古代史教研室集体编写,一九七九年人民出版社出版,应该有一定的权威性。

在家读中学时听老师说,鲁山在周朝时是周公的封国。大学读书时,大学老师又说,周公所以称周公,是因为他的始封地在今陕西岐山北的周地,所以称周公。而我们河南鲁山在西周初,实为周武王封与周公长子伯禽之封地,所以伯禽才称为鲁公。周公与鲁公各因自己的封地不同而命名,不能因为他们的父子关系而混为一谈。

《中国古代史》的第二章“奴隶社会”的第三节“西周的分封制”明确地说:“封周公之子伯禽于鲁,地在今河南鲁山,后迁都于奄(今山东曲阜),监督殷民六族。”

读了大学的《中国古代史》,才明白了西周历史上,鲁国有一段曲折的发展历史。武王第一次克商,封纣王之子武庚在殷地统治其民,并派自己的三个兄弟带兵就近监督,史称三监。东方安置已定,武王回归,才把周的都城从周地岐山迁到镐京。周王室刚刚立国,不久,武王就驾崩了,子成王即位,因为年幼,由叔父周公旦摄政,“三监”对此不满,武庚趁机联合三监及其他部族十七国与商朝遗民共同叛乱。周公派长子——鲁公伯禽率师东征平叛,三年激战,平定东方。第二次克商成功,周公命鲁公迁都于奄(今山东曲阜),监督殷民六族。因此鲁公伯禽将鲁之国都由鲁县迁往山东曲阜,然而国都搬迁,国名不再更改仍为鲁国,重要的是,鲁国原有的国土仍在(虽然历史无载,但国土是迁不走的)永远是鲁国的一部分。所以后来山东鲁国赫赫有名,历经西周、春秋六百年,人们早已经将鲁国——伯禽的始封老家,即我们历史悠久的中原之鲁国忘到九霄云外了。到了春秋时所有的鲁国春秋前后历史皆被不明真相的后人们一股脑儿记为山东之地,弄出不少西鲁东鲁混淆不清的荒唐历史。这里面也有史学界权威司马迁的失误。

司马迁的《史记·周本纪》记载,武王克商后遍封功臣同姓戚者。“封周公旦于少昊之虚曲阜,是为鲁公,周公不就封,留佑武王。”这里面说周公旦封为鲁公,既没有鲁的地理因素,也没有周的地理因素,直接就把周公分封到他儿子之鲁国的迁徒地——少昊之虚曲阜去了,不知是何道理?好像周公原来就没有封地,周公也不是封号,只是个人名,而且又充任了儿子的封地号为鲁公。

在他的《史记·周公世家》也记有周公“于是,卒相成王,使其子伯禽代就封于鲁”。这里又说,伯禽的鲁公是代周公的鲁公,而不是自己的封号,周公也是因为相成王的原因不能去就封地做鲁公的。真是一字之误,谬之千里。由于《史记》的权威与司马迁的声望,所以,后人包括学者都尊其说,山东的鲁国为周公之封地,因为他要相助成王,所以,才让他的儿子伯禽代替他到山东就封,如此说,中原鲁国便永不存在了。看来圣人的见识也是有限的,这个“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司马迁也许没有到过我们中原的鲁(夏时称鲁县,春秋战国时称鲁阳,史载有楚国的鲁阳文子曾来管理过此地,就是现在的鲁山县)。否则不会让鲁山的历史记载中闹出这样的混乱,也不会使他的《史记》不能自圆其说。

这还不算,还有更甚者,连一些中小学的教课书上,都把墨子、鲁班这些鲁山的历史名人说成山东人,却不知鲁班为鲁人,不是山东鲁国人,而是我们河南的西鲁国——鲁山人。鲁班原名公输班,为鲁山尧山镇的板房人,山下还有一个木匠庄,村人传说其先人为鲁班。在四棵树的文殊寺有一棵古老的银杏树,中间被抽去了一块木板,两千多年过去了,至今仍然生机昂然,郁郁葱葱,奇特异常,当地人都知道这是鲁班的杰作。

那名扬四海的墨子为二郎庙街人。鲁山县川川岭岭都有墨子活动的遗迹,熊背有“黑隐洞”“土掉沟”,是墨子晚年所居地。尧山镇的老街上,有明朝时的墨子祠堂,街上原来有明朝时期的“墨子故里”石碑,五十岁左右的人大多都能记得清楚,镇子上还保留着墨家弟子相氏及其传承人。这些事在鲁山无可争议,但是,许多的名人着作却记载着:墨子,宋人,或者鲁人宋国大夫,大概因为墨家弟子曾为宋国守城的缘故吧。山东滕州也把“墨子故居”文化搞得红红火火,这当然也是好事。战国时期墨家弟子的足迹遍天下,墨子思想引领世界科技数千年。在鲁山县,满山遍野都是墨子与鲁班的传说故事。《墨子》其文中频频提及与公输班、鲁阳文子、楚王之间对战争中的议论、争执,甚至攻守演习,难道不是在鲁山而是在山东吗?不知是人们不愿面对现实,或是一个鲁国之鲁挡住了天下人的视线。也许是因为鲁山历史虽然悠久,却没有文人大家来记载并传承的原因?或者是鲁山为深山老林之隐密之地,其中隐居的高人不愿透名露姓,任你说长道短我就是不吭声。导致这些外地的后世名人着作误人数千年,而且,将继续误人不止。难道中原鲁山人就这么不值一提而又听之任之吗?

话说回来,既然西周时中原鲁国尚存,那么,在土地竞争激烈的春秋战国时期就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吗?有,是肯定的。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只是人们不曾留意罢了。

先说人们不曾留意的历史记载。《尚书·周书·君陈》记载:“周公既没,命君陈分正东郊成周,作《君陈》。”文章里边的内容,是成王对君陈的命令,叫他按照周公的意图管理好洛邑。君陈是谁呢?乃周公次子,鲁公伯禽的弟弟。按周朝礼制,公侯之长子另行分封,他的次子则继承父亲爵位,守其职业。周文王的几个儿子,除了武王为王以外,其它都是这样。所以,周公长子伯禽分封于鲁,次子君陈则继承周公爵位、封号为周公。周公原职为管理周之祖业周城,因武王迁都于镐京,他就该在镐京主政,可是周公二次克商后又根据武王的遗愿在洛邑营建了成周,所以周公去逝后,成王就分派君陈为成周的管理者。此文说:周公既没,成王就命君陈由镐京分派到东都洛邑做最高的冢宰。文中以王的口气,谆谆教导君陈要勤勉、谦恭、不要辜负周公的期望等,反正成王的意思是,我把东都洛邑交给你了,管理不好辜负了你父亲的愿望,你就是不孝。

以此,又说明伯禽东迁,周公去世后,鲁山又从属周公的京畿之地洛邑,鲁地又从属洛邑的畿内封。但是,这个周公已不是原来的周公姬旦,而是周公姬旦的老二儿子君陈,君陈“分正东郊成周”也称“周公”,并且君陈之后,世代为周公。古鲁县已分封鲁国,但鲁地却从属成周京畿地,京畿之地有“方千里”之广,都是周公君陈所管理,这就像今天的北京市长一样,管理着大片的土地。在平王未东迁之前,周王室与同姓戚者很多都住镐京的京畿地。鲁山县志载“鲁为京畿之地”,不是镐京的京畿而是洛邑的京畿地。周公去世后鲁山即为京畿之地,然而具体的鲁地之事是由山东的鲁公管,还是洛邑的周公管,没有记录。本人认为,周公君陈的责任重大,主要工作辅佐周王室,共和执政时不是周、召二公吗?再说鲁地之名并无改动,鲁地早已归属于鲁国,鲁地作为东京畿内的分封地,也是又一层具体管理,鲁国之鲁公继续管理是可能的。在这里,应该说鲁的京畿封地,又隶属于洛邑的君陈领导。因为,外封的公侯都有畿内封地,以便他们朝王时有自己的处所。

《左传·隐公六年》载“郑伯如周,始朝桓王也,王不理焉。周桓公言于王曰‘我周之东迁,晋、郑焉依。善郑以劝来者,犹惧不蔇,况不礼焉?郑不来矣!”这里就清楚地说了一个故事,春秋初,郑庄公于周桓王闹矛盾,为了缓和紧张的君臣关系,郑庄公前去洛邑朝拜周王,而周桓王任性不理他,这时周桓公上前劝说桓王一番。从中我们可以明白三个人物的身份,一、周王为周桓王。二、周公为周桓公。三、隐公六年是指鲁国的鲁隐公,因为《左传》记年是按鲁公记年的。所以,周王是周武王之后代,周公是周公次子君陈之后,鲁隐公是东鲁的周公长子伯禽之后,各有各的名号,各有各的地盘,名号分得一清二楚,毫不含糊。此时鲁山之地则为鲁国的畿内之封地。

所以不管西周东周、春秋还是战国,鲁山之地始终都为周京畿地。也许还会有人说,周武王不是还把应国封在平顶山吗?这仅是一个地界分辨的问题。不过,把应国封在平顶山的不是武王而是周公或者是成王。原因之一,当时武王在世也仅仅封了他的弟弟,还没有来得及分封他的儿子。他临终时才将王位传于长子诵,他的四子姬达应该在成王时,由周公与成王所封,再晚也不可能,因为应国古墓的挖掘说明第一代应公墓葬在康王时期。那么,应国迁来的时间应该在成王时期。

要说清的是应国的地盘有多大。教科书《中国古代史》里说“应,在今河南鲁山东”,边界何处?并没有说明,是在鲁山的东部?还是鲁山边界以东?据今的地方县志里寻找,发现与应有关联的,有宝丰,郏县、襄县、叶县、鲁山,大约就是现在的平顶山地区。按周的“公侯田方百里”的说法,探寻应国西部边界何处,我认为,若东北在襄郏之地,西南无论如何也过不了鲁山的三岔口(即历史上的楚国北方以方城山为边界),因为三岔口往南即进入楚国方城,往西仍为鲁山。历史上的古鲁县以“邱公城”为城,在三岔口的西北,约二三十里。三岔口离今天的县城二十里,而今日的县城在历史上是周时的一座古老的交通要道口,名为“绕角城”,是南北过往的一条必经之路,古道穿越许多地域边界后路经的一座边城。再者,绕角城的东边有一座独立突兀的秀山,名为露峰山,也有载为鲁峰山的。它是鲁山最东边的一座山峰。鲁山是个独立的小盆地。古人常以山水为界,所以,我个人认为,应国西南的边界会在三岔口以东,从三岔口向西才是古鲁最早的老地方。史料中虽然没有记载,从山势看,进山向南进入方城,向西进入瀼河流域,向东循序渐进入澎河流域。瀼河自然归属鲁山,而澎河则流入滍水与应河相汇,则归属于春秋时的古犨县。以山水为界来推测应、鲁的分界,只是我个人的思路,因为应国仅存世十四代最多也就二百多年的历史,而鲁山却有历史数千年不止。我也仅仅认为鲁山上下几千年,代代有记载,只是西周春秋才与应国成为邻邦,而我在春秋的记载中见多处有“犨邑”的记载,所以,我认为应国的西南不是鲁地而是犨县,犨县之西邻才是古鲁县,应国西边滍水南岸的露山以西就不是应的土地了。

《左传·昭公元年》有载:“楚公子围使公子黑肱、伯州犁城犨、栎、郏,郑人惧。”楚公子围即当时的楚令尹,也是后来的楚灵王。楚国占领方城之外后,在郑国侵占应国的地盘(犨、栎、郏)上大肆筑城,郑国人非常害怕。因为这三个地方使方城外的路直通新郑,楚国就成了郑国的近邻,况且这三个地方原来都是郑国所侵占的兄弟国的地盘。犨邑为应国之地,方位就是今天的鲁山东部的张良、张官营一带。而郏、栎就是郏县与禹县的地方,不知当时属应或属周。

《左传·昭公十三年》有载楚平王“使枝如子躬聘于郑,且致犨、栎之田”。这里是说楚平王即位,和平外交,施惠于邻,派枝如子到郑国去归还郑国的犨、栎之田地。不管其还没还,这里说明了犨不是鲁的地盘,而是郑国侵占应国的地盘,与鲁没有关系。这是我个人认识,不知是否靠谱,供家乡学者批评指正。

至于应的北部边界与东部边界则本人无考。

我想若是鲁山的这些西周、春秋的历史弄清楚了,周公、鲁公与君陈的封地、身份弄明白了,应国与鲁国的关系也能看得见了。那么,老乡的《鸡冢疑考》继续考下去,定会考出一道中华文化史上的一道甘鲜味美的历史文化大餐。

【作者简介】

刘艳霞(1953-),襄城县人,曾在《奔流》杂志发表短篇小说,代表作品有《烟乡姑娘》《五月人倍忙》等。研究方向:春秋历史。

ag娱乐客户端|官方版权与免责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单位:鲁山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鲁山县文化中心四楼县文联 电话:0375-5096600 管理平台入口

【201905】寻找失迷的中原古国  鲁国 ——春秋历史之谜揭秘(六)

2019-04-25??尧神

作者:刘艳霞 袁明洲

中原地区的鲁山县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邑县,唐虞三代的旧址遗事遍布鲁山各处,到了东西周时,由于周王朝的不断扩张与分封,使鲁山之地有多次的变更与变迁,导至后世的史学家,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再由于史料的缺轶,将中原的鲁山县历史传承的面目不清,本文在此作一点浅显分辨。

【重点词】 周公(名旦)、鲁公(名伯禽,周公旦长子)、周公二世(名君陈、周公旦次子)。鲁山(鲁国原封地)、鲁国(鲁国国都后迁都于山东的曲阜)。应国(西周时周武王四子姬达之封国,封地在鲁山县东部)。犨邑(应国古县,鲁山东南的张官营一带)。

我的老乡王相生是鸡冢乡的农民企业家,酷爱传统文化,对家乡的历史颇有深入的研究。他的初作《鸡冢之疑考》,着实令人耳目一新。此论既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给浓厚的鲁山历史文化又添上一笔重彩,不由使人大为感叹。我们鲁山人作为春秋文化发源地的传承者,对历史的理解有着如此的渗透力度。为此,本人也想为家乡人的传承精神助一把力,对老乡的深入看法作一点浅显的分辨,以使丰富多彩的鲁山文化更加亮丽夺目。

鲁山县志载:“鲁居汝海之南,形分嵩岳,露山拱翠,瀼河潆流,土厚民淳,亦宇宙一奥区也。”“沿革”中说:“鲁邑,古豫州地,唐虞三代封建时为某国,据《左传》中刘累来迁,知道夏后氏时为鲁县,究竟其为某国之鲁县,亦不得而知也。东周时为王畿地,春秋为郑邑。”

这些简明扼要的记载,使周王朝八百多年的复杂历史,留下了无限的空间,特别是说“东周时为王畿地,春秋为郑邑”,实为思路与笔端的错误,东周与春秋有什么不同吗?正确地说,西周为王畿之地,春秋(东周)为郑邑,县志说法也不仅仅是因为笔误,重要是西周与东周时期的事件分辨不清,周公与鲁公关系混淆不明,还有如今古墓的挖掘又加了一个生死不明的应国,不知其灭于西周或东周,更不知鲁山与应国的关系是全部的隶属,还是各有各的归属。周初是有关鲁山历史最重要的一笔,若是此时此地不能明了,那么,做为京畿之地的鲁山历史便永远是一本糊涂账。老乡的《鸡冢疑考》,要么是烤不熟,要么烤糊、烤焦。

“文革”后恢复高考,我有幸考上大学,去之前满脑子都是对鲁山历史的疑惑,学到《中国古代史》时,特别关注的就是老家鲁山县在西周分封事件中的历史地位,与春秋时的归属。虽然在读书时本人已经明了其中的曲折,也自以为历史的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因为教课书上已经说得这样明白了,那凡是读过《中国古代史》的还有不清楚的吗?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我才发现鲁山县的那段历史,不论是民间,还是在史书中仍然是模糊不清,不知是因为权威史料的记载与历史名家们代代传承的缘故,还是我们自己就糊涂不清的原因。至今史学界仍然宗旧时之说,我们家乡鲁山周朝重大的历史事件仍旧处在云遮雾罩中而不见天日。

我的大学课本《中国古代史》由南开大学历史系、中国古代史教研室集体编写,一九七九年人民出版社出版,应该有一定的权威性。

在家读中学时听老师说,鲁山在周朝时是周公的封国。大学读书时,大学老师又说,周公所以称周公,是因为他的始封地在今陕西岐山北的周地,所以称周公。而我们河南鲁山在西周初,实为周武王封与周公长子伯禽之封地,所以伯禽才称为鲁公。周公与鲁公各因自己的封地不同而命名,不能因为他们的父子关系而混为一谈。

《中国古代史》的第二章“奴隶社会”的第三节“西周的分封制”明确地说:“封周公之子伯禽于鲁,地在今河南鲁山,后迁都于奄(今山东曲阜),监督殷民六族。”

读了大学的《中国古代史》,才明白了西周历史上,鲁国有一段曲折的发展历史。武王第一次克商,封纣王之子武庚在殷地统治其民,并派自己的三个兄弟带兵就近监督,史称三监。东方安置已定,武王回归,才把周的都城从周地岐山迁到镐京。周王室刚刚立国,不久,武王就驾崩了,子成王即位,因为年幼,由叔父周公旦摄政,“三监”对此不满,武庚趁机联合三监及其他部族十七国与商朝遗民共同叛乱。周公派长子——鲁公伯禽率师东征平叛,三年激战,平定东方。第二次克商成功,周公命鲁公迁都于奄(今山东曲阜),监督殷民六族。因此鲁公伯禽将鲁之国都由鲁县迁往山东曲阜,然而国都搬迁,国名不再更改仍为鲁国,重要的是,鲁国原有的国土仍在(虽然历史无载,但国土是迁不走的)永远是鲁国的一部分。所以后来山东鲁国赫赫有名,历经西周、春秋六百年,人们早已经将鲁国——伯禽的始封老家,即我们历史悠久的中原之鲁国忘到九霄云外了。到了春秋时所有的鲁国春秋前后历史皆被不明真相的后人们一股脑儿记为山东之地,弄出不少西鲁东鲁混淆不清的荒唐历史。这里面也有史学界权威司马迁的失误。

司马迁的《史记·周本纪》记载,武王克商后遍封功臣同姓戚者。“封周公旦于少昊之虚曲阜,是为鲁公,周公不就封,留佑武王。”这里面说周公旦封为鲁公,既没有鲁的地理因素,也没有周的地理因素,直接就把周公分封到他儿子之鲁国的迁徒地——少昊之虚曲阜去了,不知是何道理?好像周公原来就没有封地,周公也不是封号,只是个人名,而且又充任了儿子的封地号为鲁公。

在他的《史记·周公世家》也记有周公“于是,卒相成王,使其子伯禽代就封于鲁”。这里又说,伯禽的鲁公是代周公的鲁公,而不是自己的封号,周公也是因为相成王的原因不能去就封地做鲁公的。真是一字之误,谬之千里。由于《史记》的权威与司马迁的声望,所以,后人包括学者都尊其说,山东的鲁国为周公之封地,因为他要相助成王,所以,才让他的儿子伯禽代替他到山东就封,如此说,中原鲁国便永不存在了。看来圣人的见识也是有限的,这个“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司马迁也许没有到过我们中原的鲁(夏时称鲁县,春秋战国时称鲁阳,史载有楚国的鲁阳文子曾来管理过此地,就是现在的鲁山县)。否则不会让鲁山的历史记载中闹出这样的混乱,也不会使他的《史记》不能自圆其说。

这还不算,还有更甚者,连一些中小学的教课书上,都把墨子、鲁班这些鲁山的历史名人说成山东人,却不知鲁班为鲁人,不是山东鲁国人,而是我们河南的西鲁国——鲁山人。鲁班原名公输班,为鲁山尧山镇的板房人,山下还有一个木匠庄,村人传说其先人为鲁班。在四棵树的文殊寺有一棵古老的银杏树,中间被抽去了一块木板,两千多年过去了,至今仍然生机昂然,郁郁葱葱,奇特异常,当地人都知道这是鲁班的杰作。

那名扬四海的墨子为二郎庙街人。鲁山县川川岭岭都有墨子活动的遗迹,熊背有“黑隐洞”“土掉沟”,是墨子晚年所居地。尧山镇的老街上,有明朝时的墨子祠堂,街上原来有明朝时期的“墨子故里”石碑,五十岁左右的人大多都能记得清楚,镇子上还保留着墨家弟子相氏及其传承人。这些事在鲁山无可争议,但是,许多的名人着作却记载着:墨子,宋人,或者鲁人宋国大夫,大概因为墨家弟子曾为宋国守城的缘故吧。山东滕州也把“墨子故居”文化搞得红红火火,这当然也是好事。战国时期墨家弟子的足迹遍天下,墨子思想引领世界科技数千年。在鲁山县,满山遍野都是墨子与鲁班的传说故事。《墨子》其文中频频提及与公输班、鲁阳文子、楚王之间对战争中的议论、争执,甚至攻守演习,难道不是在鲁山而是在山东吗?不知是人们不愿面对现实,或是一个鲁国之鲁挡住了天下人的视线。也许是因为鲁山历史虽然悠久,却没有文人大家来记载并传承的原因?或者是鲁山为深山老林之隐密之地,其中隐居的高人不愿透名露姓,任你说长道短我就是不吭声。导致这些外地的后世名人着作误人数千年,而且,将继续误人不止。难道中原鲁山人就这么不值一提而又听之任之吗?

话说回来,既然西周时中原鲁国尚存,那么,在土地竞争激烈的春秋战国时期就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吗?有,是肯定的。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只是人们不曾留意罢了。

先说人们不曾留意的历史记载。《尚书·周书·君陈》记载:“周公既没,命君陈分正东郊成周,作《君陈》。”文章里边的内容,是成王对君陈的命令,叫他按照周公的意图管理好洛邑。君陈是谁呢?乃周公次子,鲁公伯禽的弟弟。按周朝礼制,公侯之长子另行分封,他的次子则继承父亲爵位,守其职业。周文王的几个儿子,除了武王为王以外,其它都是这样。所以,周公长子伯禽分封于鲁,次子君陈则继承周公爵位、封号为周公。周公原职为管理周之祖业周城,因武王迁都于镐京,他就该在镐京主政,可是周公二次克商后又根据武王的遗愿在洛邑营建了成周,所以周公去逝后,成王就分派君陈为成周的管理者。此文说:周公既没,成王就命君陈由镐京分派到东都洛邑做最高的冢宰。文中以王的口气,谆谆教导君陈要勤勉、谦恭、不要辜负周公的期望等,反正成王的意思是,我把东都洛邑交给你了,管理不好辜负了你父亲的愿望,你就是不孝。

以此,又说明伯禽东迁,周公去世后,鲁山又从属周公的京畿之地洛邑,鲁地又从属洛邑的畿内封。但是,这个周公已不是原来的周公姬旦,而是周公姬旦的老二儿子君陈,君陈“分正东郊成周”也称“周公”,并且君陈之后,世代为周公。古鲁县已分封鲁国,但鲁地却从属成周京畿地,京畿之地有“方千里”之广,都是周公君陈所管理,这就像今天的北京市长一样,管理着大片的土地。在平王未东迁之前,周王室与同姓戚者很多都住镐京的京畿地。鲁山县志载“鲁为京畿之地”,不是镐京的京畿而是洛邑的京畿地。周公去世后鲁山即为京畿之地,然而具体的鲁地之事是由山东的鲁公管,还是洛邑的周公管,没有记录。本人认为,周公君陈的责任重大,主要工作辅佐周王室,共和执政时不是周、召二公吗?再说鲁地之名并无改动,鲁地早已归属于鲁国,鲁地作为东京畿内的分封地,也是又一层具体管理,鲁国之鲁公继续管理是可能的。在这里,应该说鲁的京畿封地,又隶属于洛邑的君陈领导。因为,外封的公侯都有畿内封地,以便他们朝王时有自己的处所。

《左传·隐公六年》载“郑伯如周,始朝桓王也,王不理焉。周桓公言于王曰‘我周之东迁,晋、郑焉依。善郑以劝来者,犹惧不蔇,况不礼焉?郑不来矣!”这里就清楚地说了一个故事,春秋初,郑庄公于周桓王闹矛盾,为了缓和紧张的君臣关系,郑庄公前去洛邑朝拜周王,而周桓王任性不理他,这时周桓公上前劝说桓王一番。从中我们可以明白三个人物的身份,一、周王为周桓王。二、周公为周桓公。三、隐公六年是指鲁国的鲁隐公,因为《左传》记年是按鲁公记年的。所以,周王是周武王之后代,周公是周公次子君陈之后,鲁隐公是东鲁的周公长子伯禽之后,各有各的名号,各有各的地盘,名号分得一清二楚,毫不含糊。此时鲁山之地则为鲁国的畿内之封地。

所以不管西周东周、春秋还是战国,鲁山之地始终都为周京畿地。也许还会有人说,周武王不是还把应国封在平顶山吗?这仅是一个地界分辨的问题。不过,把应国封在平顶山的不是武王而是周公或者是成王。原因之一,当时武王在世也仅仅封了他的弟弟,还没有来得及分封他的儿子。他临终时才将王位传于长子诵,他的四子姬达应该在成王时,由周公与成王所封,再晚也不可能,因为应国古墓的挖掘说明第一代应公墓葬在康王时期。那么,应国迁来的时间应该在成王时期。

要说清的是应国的地盘有多大。教科书《中国古代史》里说“应,在今河南鲁山东”,边界何处?并没有说明,是在鲁山的东部?还是鲁山边界以东?据今的地方县志里寻找,发现与应有关联的,有宝丰,郏县、襄县、叶县、鲁山,大约就是现在的平顶山地区。按周的“公侯田方百里”的说法,探寻应国西部边界何处,我认为,若东北在襄郏之地,西南无论如何也过不了鲁山的三岔口(即历史上的楚国北方以方城山为边界),因为三岔口往南即进入楚国方城,往西仍为鲁山。历史上的古鲁县以“邱公城”为城,在三岔口的西北,约二三十里。三岔口离今天的县城二十里,而今日的县城在历史上是周时的一座古老的交通要道口,名为“绕角城”,是南北过往的一条必经之路,古道穿越许多地域边界后路经的一座边城。再者,绕角城的东边有一座独立突兀的秀山,名为露峰山,也有载为鲁峰山的。它是鲁山最东边的一座山峰。鲁山是个独立的小盆地。古人常以山水为界,所以,我个人认为,应国西南的边界会在三岔口以东,从三岔口向西才是古鲁最早的老地方。史料中虽然没有记载,从山势看,进山向南进入方城,向西进入瀼河流域,向东循序渐进入澎河流域。瀼河自然归属鲁山,而澎河则流入滍水与应河相汇,则归属于春秋时的古犨县。以山水为界来推测应、鲁的分界,只是我个人的思路,因为应国仅存世十四代最多也就二百多年的历史,而鲁山却有历史数千年不止。我也仅仅认为鲁山上下几千年,代代有记载,只是西周春秋才与应国成为邻邦,而我在春秋的记载中见多处有“犨邑”的记载,所以,我认为应国的西南不是鲁地而是犨县,犨县之西邻才是古鲁县,应国西边滍水南岸的露山以西就不是应的土地了。

《左传·昭公元年》有载:“楚公子围使公子黑肱、伯州犁城犨、栎、郏,郑人惧。”楚公子围即当时的楚令尹,也是后来的楚灵王。楚国占领方城之外后,在郑国侵占应国的地盘(犨、栎、郏)上大肆筑城,郑国人非常害怕。因为这三个地方使方城外的路直通新郑,楚国就成了郑国的近邻,况且这三个地方原来都是郑国所侵占的兄弟国的地盘。犨邑为应国之地,方位就是今天的鲁山东部的张良、张官营一带。而郏、栎就是郏县与禹县的地方,不知当时属应或属周。

《左传·昭公十三年》有载楚平王“使枝如子躬聘于郑,且致犨、栎之田”。这里是说楚平王即位,和平外交,施惠于邻,派枝如子到郑国去归还郑国的犨、栎之田地。不管其还没还,这里说明了犨不是鲁的地盘,而是郑国侵占应国的地盘,与鲁没有关系。这是我个人认识,不知是否靠谱,供家乡学者批评指正。

至于应的北部边界与东部边界则本人无考。

我想若是鲁山的这些西周、春秋的历史弄清楚了,周公、鲁公与君陈的封地、身份弄明白了,应国与鲁国的关系也能看得见了。那么,老乡的《鸡冢疑考》继续考下去,定会考出一道中华文化史上的一道甘鲜味美的历史文化大餐。

【作者简介】

刘艳霞(1953-),襄城县人,曾在《奔流》杂志发表短篇小说,代表作品有《烟乡姑娘》《五月人倍忙》等。研究方向:春秋历史。

ag娱乐客户端|官方版权与免责声明

?鲁山县文联